隱玉

cp可拆不可逆,苏友情向相爱相杀向

#金银双秀# 迷失之海(下)



西幻趴,光魔导x深海人鱼,设定有参考。
我再也不写西幻了。欧欧西到没边。

   



人鱼的歌声充满了引诱和冷淡。

很难说这两种毫不相融的特质是怎么结合在一起的。总之,倦收天抬头看见坐在礁石上吟唱的人鱼转过头来,银白的长发和鱼尾在海天一色的背景中愈加鲜明的时候,深切地感受到了这种引诱。

然而,人鱼只是看了他一眼,又转过头去,望着漫无边际的海面唱歌。它的目光说不上是忧愁,但也绝对和快乐无关。这让倦收天有些无措,毕竟在送食物来的时候,它还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。

“你怎么了?”没有太多与非人生物交流经验的光系大魔导师抛出了一个直球。

歌声戛然而止,人鱼眨了眨眼睛,似乎对这句话很不解。

倦收天仔细地研究了一下它的表情,最终得出一个结论,它甚至并不知道自己不快乐。

这有些棘手。为什么我这一生中就没有研究过人鱼呢?魔法师想。
不过他很快有了答案。
因为我是个无神论法师。
这是我见过的第一个非人智慧生物。
在这之前,他们只存在于童话书里。

于是,无神论法师只好试图转移人鱼注意力。
“我叫倦收天。你有名字吗?”

人鱼点了点头:“原。”

“那么,原,这是你的出生地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人鱼的脸上写着茫然,“有一段时间我住在另一个地方,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到了这里。”

又一个旅人。

“你还见过其他的人类吗?”

“有。”原深蓝色的睫毛刷得一下垂下来,视线和手指同时指向海底,“那里。”
“有时候他们会向飞鸟一样落下来,被魔鲨吃掉或者被海藻缠住,还有一部分一开始不会死,他们来这片海岛上,画一些奇怪的图案,然后一天比一天焦躁,最后重新回到海里。”

“你跟他们碰过面吗?”

“没有。”人鱼调整了下姿势,趴在石头上,腰部以下全都浸在水里,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着水下的礁石部分,“他们肉不好吃,也没有光。”

“那你知道怎么离开这片海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人鱼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,水下的鱼尾也停止了摆动,“收藏品,你要逃走吗?”

“对。”倦收天站起身,微微躬身,把手伸过去,“你愿意和我一起逃走吗?”

说这话的人气度优雅,仿佛不是在无名海岛上求生,而是在某个舞会上邀请暂时没有舞伴的贵族小姐。

“贵族小姐”恍了一会儿神,犹犹豫豫地伸出了自己的手:“好。”




一场由人类和人鱼联手策划的逃离迷失之海运动就此展开。

对此,人类先提出了第一个计划:恢复魔力。

“交给我吧。”原毛遂自荐,随即伸出手臂以一个熟悉的动作环上了来不及躲开的倦收天的脖子。好在这次不是赤裸的了,人类以强势的态度逼人鱼穿上了自己的外衫。但意外的是,紧接着贴上来的不是额头,而是冰冷的唇。

其主人甚至非常不耐烦地撬开了他的唇瓣,将舌头伸了进去,毫无章法地乱搅一气。

倦·真实的魔法师·收天也真实地僵住了。

“好了。”原很快就放开了他。人鱼的唾液具有极强的恢复力,虽然尚不足以让一个大魔导回到平时的状态,但倦收天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体内枯竭的魔力重新流淌起来。

第二个计划,试探这片海域的魔力界限。

“你先回海底。” 

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,原本平静的海面开始不安地躁动起来,仅仅是片刻,天空就由原本的湛蓝变成了铅灰色,并且颜色还在不断加深。无数的云往这片海域聚拢,汹涌之势如饥不择食的大口,试图吞没这片天地和天地之下渺小的人。

人鱼没有回海底,它潜伏在波涛之下,凝视着悬浮在半空中的人类。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,等到蓄势完毕,毁灭性的狂风和暴雨会吞噬一切。而我要接住他,就像上次一样。

然而,没有等到风雨来到,人类法师就先一步完成了吟唱,浩大的光之力从他的左手中爆发出来,在漫天深色之中,如创世纪一般开辟出一个金色的世界。

耀耀光芒之中,人类睁开一只眼睛,无机质的金色,却仿佛蕴藏了世间一切的色彩。他将食指竖在唇前,万物就此缄默。

而虚空之中,缓缓显现出一根巨大华丽的魔杖——天鞘晨曦!

以天为鞘,收纳万千晨曦,于暗夜静寂之时,曙光冲破天地。

倦收天抬手一送,光源上升,同时握住了自己的本命魔杖,霎时间,磅礴的光线从魔杖的顶端向四面八方散射出去。

“以吾之名,”另一只眼睛也悄然睁开,“一势破天!”

当承载的魔力超过一定的限度,巨浪和乌云都在一瞬间静止,随即——“咔嚓”数声,原本的暴风雨景象如镜子一般碎裂成一片一片,在下坠的过程中,渐渐化为光屑。

困住“迷失之海”数千年的魔力壁垒,破。

“不堪一击。”随手化去光源,重新将魔杖封入虚空的法师俯瞰回归平静的海面,却意外地在浅海发现了人鱼,顿时脸色一变,“原无乡!”

人鱼银白色的长发和鳞片正在褪色,是的,本来就浅的颜色现在几近透明。除此以外,那双蓝灰色的眼睛也只剩下白色的一片空茫……就好像这片海域的生灵,正在随消失的魔力壁垒一起渐渐消亡。

“不是让你回海底了吗?”法师下一秒直接出现在海里,一把抱住了正在上浮的人鱼,面上罕见地露出了怒容。

深海生物是不能承受强光的,但也只是眼睛而已。人类下意识地回避了这一点。

“倦……倦收天。”原眼睛看不见,却还是精准地抓住了他正在施展治疗术的手。“来找我,带我走。”

“你要去哪?”

“原无乡,我叫原无乡……”

就像童话故事里写的那样,最后人鱼化成了泡沫,消失在晨曦之中。

 

She was locked in an iron tower

with windows but no doors to be found

Often she listened hard at night

for a voice in the ocean's sound

 

 

回到法师塔的大魔导师第一时间处理了叛徒,然而奇怪的是,最后什么都招了的叛徒,却对魔法阵指向迷失之海这件事抵死不承认。

 

“我只是修改了几个魔纹,想把你随便传到哪个空间乱流就行,Lost Ocean?我甚至没有听说过!”

 

倦收天疲惫地在他的实验室中坐了下来。过去的几天,就好像做了一个短暂的梦,没有什么Lost Ocean,更没有什么人鱼。迷失在幻境中的法师产生的臆想,仅此而已。

 

又过去了几个月,某一天,人类法师翻开了一本关于海洋的书。

 

“永无乡,亦或作原无乡,位于Lost Ocean西北约二十海里的海域,是由一大片珊瑚礁圈出的里世界。据说那里囚禁着一条深海人鱼……”

 

魔导师倏然站起,向传送室匆匆而去。

 

没来得及合上的书安静地摊在桌面上,优美的花体字续写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 

“……在力求人类生存之圣战中,人鱼和光圣相恋,时值海陆关系恶化,战争一触即发。光圣画地为牢,强行驱逐了一片海域的海族,设下强力结界,作为禁锢与保护自己恋人的高塔……光圣重伤,人鱼以海之力救之,作为交换,意识永眠迷失之海……”

 

Floating upon the warm blue sea

 

by the waves to a shore she was led

 

Among the trees red roses grow

 

and the white rose turned to red...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英文是一首歌的歌词,也是这文的灵感来源——ocean rose

 

评论(2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