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玉

cp可拆不可逆,苏友情向相爱相杀向

#金银双秀# 迷失之海(中)

西幻趴,光魔导x深海人鱼,设定有参考。





一只海鸟舒展羽翼从灰蓝的天空中掠过,带起一丝细微的风,如吟游诗人手中操弄自如的风琴,自由地来去,牵住一缕携裹水汽的银丝。诗歌,旋律和吟咏千年的乐章,总是格外地眷顾英雄与美人。

美人却在专心致志地观察。

这距离太近,近到若在平时,光系大魔导师的圣光裁决早已净化了一切。但眼下,灰蓝的天空,蔚蓝的海,以及仿佛阿尔卑斯山上积雪不融的皑皑之人,年轻的人类就像落进梦幻仙境的爱丽丝。所不同的是,他谨慎,隐忍,又有着良好的教养,不会轻易为海妖摄魂。

是的,海妖。魔法师很快地为这个来路不明的“人”作了一个种族判定。

“多谢阁下救命之恩,可不可以离我远点?”大魔导拿出了自己做学徒时的态度,彬彬有礼地,和蔼可亲地,开口。

“?”对方抬起了头,与海水同出一色的瞳仁茫然地看向他。

倦收天觉得自己的忍耐到了一定的限度,正想一把推开身上的不明生物,对方却先一步有了动作。

“海妖”将额头抵住了他的,闭上了眼睛。这下二人额头相抵,鼻尖相贴,倦收天几乎可以闻得到对方身上淡淡的海水腥气,意外的并不讨厌。这个接触只持续了大概三秒,“海妖”率先离开。

“人类,你是我的收藏品。”略带生涩的话语从对方口中发出。

“阁下救命之恩,倦收天铭记在心。还请阁下容我起身。”倦收天的视线始终停留在对方的胸口以上。

“海妖”似乎对他的回答比较满意,尽管有些恋恋不舍,还是松开了环住他脖颈的左手臂,以一种古怪的姿势向旁边挪动了几分。倦收天趁机起身,随即解开被海水泡得有些沉重的金色斗篷,刷得一下盖在了还在以鱼类搁浅、人类瘫痪姿势挣扎挪动的人身上。

“……!!!”猝不及防的“海妖”直接被压趴了下去。

“……?”这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类魔导师。

倦收天犹豫了一下,正想把对方拉起来,却见斗篷下对方原本修长的双腿倏然发生了变化,银色的鳞片很快覆盖了双腿,就在他的眼下,迅速演化为一条颀长的鱼尾。

对方对尾巴的掌控力显然比双腿强许多,倦收天就见鱼尾在地面上有力地一拍,对方顺势跃起,一下子弹飞斗篷,脱离重压,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,然后——

狠狠地落在了地面上,仅仅是头尾调了个位置。

“……”横行霸道,纵横海域几万里的无冕之王深海人鱼,显然还不能从离水就瘫痪的现实中清醒过来。它后知后觉地感觉到鳞片摩擦过海岛粗砺砂石所产生的热度,顿时惊慌失措地抱住尾巴,仔细地翻检每一片鱼鳞。

坚硬的鳞片显然并不畏惧小小砂石,仅仅是划出了些许白痕,也许还不如在海中与魔鲨大战一场所产生的伤痕多。

然而这是一条雄性人鱼。

自然界定律,雌性负责产卵下蛋,雄性负责花枝招展。它喜欢闪亮的东西,在遇到“收藏品”以前,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银色鳞片。雄性的本能使它战斗时冰冷,锋利,一往直前,伤痕就是累累的战功勋章。但是非战因素带来的,哪怕是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划痕,也让它无比的心痛。

就在它黯然神伤痛心不已之时,一缕金色的长发落于面前,它迅速被转移了注意力,伴随着鱼尾重新衍生出蹼的手指立刻牵住了这点金色。

倦收天并不在意它抓住自己的头发。鱼尾显然脱离了“非礼勿视”的范畴,尽管惊讶于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人鱼,他却不再避讳视线,低下身来检查对方鱼尾上的划痕,之前被海水冲散的长发顺势从背后肩上滑落下来。

人鱼牵住了一绺,又看到滑下更多,忙不迭地松开这绺去接那缕,一时间忙的不可开交。

直到柔和的光芒从倦收天手上发出。

那种温暖、轻柔的感觉,仿佛故乡的海水,温柔地包裹住全身。

人鱼还记得故乡的模样:

黄昏时分,通透的海水被夕阳染成一片金红。鲜艳的珊瑚礁高大而优美,撑出海面开辟了一个宁静而温暖的世界。小鱼们穿梭在珊瑚丛与海藻之间,自由地来去,偶尔海藻中会冒出几个猎食者,卷起小鱼饱餐一顿,又懒洋洋地蛰伏。通常它会在此时浮上浅海,贪恋那一片海水与日光,足够闪亮,又不会灼伤深海生物在黑暗中退化的眼睛。

“光……”人鱼的口中发出了一个单调的音节,与大陆通用语完全不同,晦涩,幽深,带着深海特有的韵律。

但不知道为什么,倦收天就是听懂了。他调动缓慢恢复的魔力治愈了一道小小的划痕,然后俯身——一条手臂从人鱼的腋下穿过,环住了对方赤裸的后背,另一条托住了对方的鱼尾,把人打横抱了起来。

比想象中轻很多,仅仅只有普通人一半的重量。再配合水中的浮力,倦收天已经可以想象对方是怎么在深海中剪破水流,游刃有余的了。

“鱼就在水中呆着。”

脱离地面的人鱼一只手紧张地抓住他的肩膀,另一只手不知何时又贴上了他的胸口。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,可以感受到手下传来的热度,还有矫健有力的心跳声。

人鱼突然松了口气,沾沾自喜:它把收藏品救活了。





倦收天把人鱼放回了水中,看着对方灵活地没入了海面之下,连一个回眸都不曾给他,颇有些无奈。

“收藏品”什么的,果然只是语言障碍所引起的误会。

眼下最重要的是冥想,恢复魔力离开这片海域,去找背叛者做个了结,然后回来想办法报答这条人鱼;或者是带着这条人鱼离开,如果在离开前还能找得到它的话。


Lost ocean 迷失之海,是这片海域的名字。

传说中来到这片海域的人,都是天涯无归的人。温柔的海水会一点点夺走你所有的记忆,即使生命漫长如巨龙,也终将湮灭海底,无有痕迹。

踏入传送阵的那一瞬间偷袭的魔法箭,暗中修改了他的传送阵魔纹,将目的地指向这片迷失之海的人……无疑想要置他于死地。倦收天并不愤怒亦或奇怪,在他有限的生命中,有许多这样的人,或者出于嫉妒,或者出于仇恨,又或只是简单的立场对立——

总之,他还活着。


冥想了一个下午,就在他打算起身找点食物时,刷地一下水花四溅,一个银白色的脑袋顶着如雪浪花钻了出来,随即空中飞来不明飞行物,倦收天下意识地接住,触手却是冰凉滑腻。

还不等他看清楚手上是什么,人鱼已经高高地跃起,半空中鱼尾一抖,化成了修长双腿——照旧没有穿衣服——朝他扑了过来。

顾不上避讳,倦收天将手中的东西向后一扔,然后就被撞了个满怀,微微后退了半步。

“坤鱼的腹部,很好吃!”迎接他的是一个大大的笑脸。




A fiery warmth embraced her heart, 


when sunrays caught her hair, 


And then she looked upon the world, 


her longing got hard to bear.  

评论(3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