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玉

cp可拆不可逆,苏友情向相爱相杀向

#金银双秀# 迷失之海(上)

西幻趴,光魔导x深海人鱼,设定有参考。


算是迟到很久的重出贺文。

She was a silent white rose,


who lived in a tall iron tower,


Barefoot she wandered in her room,


dreaming of life and a lover。


深海的冰冷与幽邃,人类永远也无法想象。


好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,眼前所见,皆是散落在海水中的细碎浮光,伴随着不断的下落,越来越少,直至彻底的黑暗。


也许并不——


追逐丝丝血腥味而来的,是海中的猎杀者。它们矫健,隐忍,残暴,远远地观望着未来的猎物,等待他失去威胁的瞬间:那就是狂欢的盛宴,一位大魔导的魔力,早就融入了血肉中。


倦收天安静地和一条魔鲨对视了一眼,强忍住深海近乎要碾碎骨骼的高水压,艰难地举起手:


三阳。


呼啸的光元素从上方的海水中奔涌而来,在幽暗的海水中开辟出一条光明大道,所过之处生灵溃散,海水蒸腾。魔鲨群来不及躲避,只能在强光中翻滚,灰化。


尽管消灭了这群不自量力的畜生,这一击还是耗尽了魔力,倦收天再无力用魔力构筑屏障,强大的水压从四面八方涌来。耗尽了光元素的深海一片黑暗,倦收天甚至分不清自己是昏迷了还是醒着,也不知过了多久,模模糊糊间似乎有一条银白色的影子从眼前掠过。


那是……鱼?


无力深思,身受重伤魔力耗尽的大陆第一光系魔导师终于支撑不住,陷入了昏迷。


也就在这一瞬间,两条与海水同样冰冷的手臂从后面环住了他的腰,锋利的指甲甚至不小心划破了他腰间的衣物。


新出现的海底生物像获得了一件宝贵的收藏品,银色鱼尾如轻纱般剪水游动,顺势到了倦收天面前。带着璞的手指细细端详过年轻魔导师的脸庞,很快又不感兴趣地移开。重点是心脏,尽管魔力耗尽,大魔导的体内魔力循环断开,然而作为魔术核心的心脏,却依然贮存着少量的光元素,明亮,炙热,如生生不息之火。这是深海生物从来不曾见过的风景。


它竖起手指,锋利的指甲抵在人类心口,只需稍一用力,就可以破开皮肉掏出心脏,就像它对待每一条最终归宿是它的胃的猎物一样。


然而,从来不知怜悯为何物的海底生物突然犹豫了。


原因无他,就在它准备下手的时候,人类似乎也终于要走到了生命的尽头,那一点微弱的,摇曳的光芒,如风中残烛,越来越弱,即将湮灭在幽暗深海之中。


不假思索,像巨龙一样热衷于闪亮的收藏品的海底生物重新搂住人类的腰,鱼尾矫健地划破海水,向上游去。以它有限的对于人类的了解,水绝对是导致人类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

即使在昏迷中,倦收天也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魔力体系开始溃散了。这意味着也许5分钟以后,他就会成为死神麾下的一员。


然而不知道多久以后,他却再次睁开了眼睛。映入眼帘的还是广袤的苍穹,飞过的海鸟,与一个毛茸茸的脑袋。


毛茸茸的脑袋?


倦收天后知后觉地试图起身,胸口却被人当作了枕头般压着。察觉到枕头有动静,那人一个翻身坐了起来,于是魔导师好不容易坐起来再次抬头,正对上一双包含了惊喜之情的眼睛。


⋯⋯?


倦收天偏头移开了视线,下意识地想要放出一团光雾,无奈体内魔力池依旧空荡,无法驱使元素,只有一些活跃的光元素主动凑了过来,结局也不过是让这一方海岛更加明亮。



些许光元素顺着那人银白色的长发滑落下来,倦收天不由自主地视线追逐过去,想到对方现在的状态,又硬生生停住。



然而那人却并没有感受到他的这份体贴,光裸冰凉的手臂直接环上了他的脖颈,另一只手贴上了他的心脏位置。



倦收天顿时僵住。



事实上并不只是手臂,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,疑似救命恩人的人,浑身上下一丝不挂,干净赤裸。



评论(4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