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玉

cp可拆不可逆,苏友情向相爱相杀向

人间烛焰1

Cp:赤羽信之介X宗三左文字

我流赤宗,拉郎,有私设,慎入。

宗三设定:已磨短成打刀,尚未焚毁于明历大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赤羽信之介第一次发现这把打刀可能有灵,是一个傍晚。

一切就像俳句里所写的那样,“渡船春雨至,船上伞高低”。西剑流军师巡视西剑流领地时,恰逢春雨如潮而至。

火属功体的赤羽信之介自然不会为这区区春雨困扰,然而这正是今年的第一场春雨,对于普通百姓来说,象征着希望与丰收。于是他们头顶斗笠,赤脚行走在水田之间劳作。

赤羽索性也没有打伞,任凭带着微微寒意的春雨浸湿单薄的浴衣——因是微服,连羽织也未曾披。腰间挂着的打刀恰在此时发出嗡嗡的鸣声。

这把刀是他生辰时一位下属送给他的贺礼。传说中的“谋取天下之刃”——宗三左文字,先后跟过无数大名鼎鼎的人物,美丽、锋利,尽管从太刀被生生打磨成打刀,却依然是不同于那些为了观赏而被打造出来的刀。

这是一把实战刀。

赤羽信之介虽然贵为一军之师很少动武,却也是个用刀的忍者,是刀者,就无法不对这样一把刀动心。

因此就连微服巡视也把它带在身边,自然也不是什么奇事了。

刀嗡嗡作响的时候,赤羽信之介尚来不及低头查看打刀的状况,就看见前方走来一个撑伞的人。这人身形瘦削,一头罕见的粉色长发,身着同色系僧衣,脖颈、手腕、脚腕都缠着黑色的念珠,映衬得皮肤更加惨白。尽管如此,这人却并未显得弱不禁风,恰恰相反,武者的力度在行走间展露无遗。

“雨,不会停。”来者在他身前三步停住了脚步,“天空,还很遥远呢。”

这样说着,不知什么时候,信之介就接过了那把伞。

“多谢,上人自何处来?”

“来处,归处,都是一个。信之介大人,再会。”

僧人和军师擦肩而过,腰间的佩刀相撞,发出清越的声响。

赤羽信之介瞳孔一缩。

 



“付丧神?”葵姬显然很感兴趣,“虽然不曾亲眼见过,但确实是存在的哦,信之介大人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信之介大人莫非有什么奇遇,可否让妾身一听?”御神女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数十年,却未曾见过鬼神之物,说不失落,是不可能的。

“见奇不奇,奇人自奇。葵姬大人失态了。”

葵姬以金丝小扇掩面,仅露出一双狭长凤眸,似含秋水,脉脉流之。

“信之介大人,”恍惚间风吹铃动,秀口微张,“妾身的失态,却是源自您的失仪呀。”

“哦?”正坐的人取出一块干净的棉布,开始一丝不苟地擦拭着手中的打刀。“葵姬大人不请自来,信竭诚以待,却不知此‘失仪’二字从何而起?”

“耶~故人久别,此心切切,等不及一张拜帖的时间,也是情有可原。”女子并不在意他的冷漠,手指抚过身上唐衣精美的刺绣,眉宇间俱是笑意,“勾起妾身的兴趣,却又肯为妾身解开这个谜团,信之介大人,这还不是失仪么?”

“那吾倒是要给好友好生赔个不是了。”赤羽信之介将手中的刀郑重地放回刀架,而后倏地抬手握住葵姬执扇的右手腕脉,手指一紧,葵姬顿时无力地松开,扇子从手中滑落,被赤羽一把接过,刷地一合,敲在手心。

“葵姬大人,我们认识数年,您应当知晓,吾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。”

“包括这把扇子?”

“除了这把扇子。”绣着西剑流云纹的羽织披上肩,被众人视作神的军师大人决定放弃这难得的休假机会,“吾有春茶一屉,权做赔罪之礼,稍后会遣人送至府上。信尚有要事在身,失礼了。”

注视着火红的身影消失在屏风后面,葵姬微微一笑,伸手细细抚过架上打刀的刀身,“走之前还不忘威胁妾身,能让信之介大人做到这种地步,该说,不愧是倾国倾城之刃么?”

风吹铃动,环佩叮当,佳人亦远去。

“那么,宗三大人,葵姬亦告辞了。


评论(3)

热度(5)

  1. 污玉酱隱玉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