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玉

cp可拆不可逆,苏友情向相爱相杀向

满船清梦压星河

这是一篇……车。师(堂)兄弟,年上,互相吸引,禁欲系。设定是受身体永远停在少年时期。
嗯……人物来自我已经坑掉的一篇原耽。
我,车技,贼墨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黑色的长发顺着船头的隔板蜿蜒而下,商临挑起一缕,把玩于手中,所谓物似主人形,轻软凉薄,却又柔韧非常,隐隐还沾了主人衣上的熏香味道,缭绕不散。再抬头,苏绍隐枕在船头,似醉非醉,浅色的瞳仁映着漫天星河,流离光转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仿佛受到了蛊惑,商临慢慢俯下身,越靠近,越能看见那双眼里流动的银河——直到一只手指抵上他的唇。
苏绍隐似笑非笑:“师兄要做什么?”
商临撑在他的上方,平素束起的黑发不知何时解了冠,垂落下来与他的缠绵在一处。满天星河的背景中,属于成年男子冷硬的轮廓似乎也掺了几分柔和,深浓如墨的眸中,倒映着他的影子,仿佛他已沦陷在他眸中。
抵在唇上的手指却先人一步沦陷,温暖濡湿的触感包裹住了他的指尖,执笔摇扇从来稳重的手竟然忍不住颤抖了下,他下意识地抽回手,眼前却是一黑,一个微凉的吻落在了眼睑上。
身上的人显然并不满足于这蜻蜓点水的一触,轻吻渐渐往下,直到唇角。苏绍隐受不了他的磨蹭,干脆反客为主,双手绕上他的脖颈,把人往下一拉,实实在在地贴上了那柔软微凉的唇。
两唇相触的一刹那,两人都是一震。
唇舌厮磨间,苏绍隐试探着伸舌舔过商临的唇面,描绘唇形,身上的人气息瞬间乱了,想到看过的春宫本子,干脆得寸进尺地将舌头探入那人口中,追逐对方。
”你……“有如泼墨映山河,商临的瞳色骤然加深,含糊不清的话语来不及出口就消散在唇齿之间。是酒香乱人心弦,还是砰砰跳动的心脏催发了酒香?酒不醉人人自醉,反客为主只在刹那,一手揽过他的腰,让人不留丝毫缝隙地贴近自己,一手托住他的脑后。苏绍隐尚自惊愕,对方的舌尖已然登堂入室,划过上颚的瞬间,他浑身一颤,一声呻吟从喉咙间发出来,在舌与舌的誓死纠缠间打了个旋,又被吞回喉间。
“唔,你犯规。”好不容易从窒息的边缘死里逃生,苏绍隐喘息着,抱怨着。凌乱的青衫早已被蹂躏得不成样子,惨兮兮地压在身下。然而比这更凌乱的是人心。失衡的体温和隐隐抬头的下体昭示了什么早已一清二楚,无从掩饰。惊?怒?百味陈杂,苏绍隐一瞬间有种一走了之的冲动。然而商临依然撑在他上空,纯粹的黑色眼眸注视着他,像注视一个梦,携带着满天星河将将压下。此一方天空,只有身下的船,头顶的天,以及两个似醉非醉,将醒未醒的人。
哈,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

以下拉灯放微博。已经被屏蔽一次了⊂[┐'_'┌]⊃

评论(1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