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玉

cp可拆不可逆,苏友情向相爱相杀向

【金银】失行2

师尊,您为什么给我取这个名字呢?
原无乡,本无乡。光与阴影的交隙出生的孩子,注定了一生漂泊。
——那便让我成为你的心乡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拿不起剑,就意味着死亡。

刀光过处,原无乡自重重封锁中飞身突围而出,落地一个踉跄,腹部的伤口再一次裂开,鲜血从指缝间不断地渗出,滴落在地。然而眼前的情况并没有时间容许他包扎,狼狈一滚避开追兵的长枪。

“原卿,自你来投,孤待你如上宾,事事敬重,你就是这么回报孤的。”一道黑色的身影从追兵中缓缓而出,右手抬起,追兵攻势顿时停住,“孤不明白,你是光暗之子,为何对苦境如此忠心?”

背后是暗河汹涌,眼前是虎视眈眈。原无乡抹去唇边血迹,银剑向地上一插撑起身体:“大皇子,苦境有句话,您可能没有听过。”

“世上繁华三千万,此心安处即吾乡。”

“纵是无根之萍,也有依托之水。少时流离,饥寒交迫,吾师赐我衣食,岂非生我?懵懂之童,授以诗书,以致演兵致胜之法,岂非育我?国君不嫌弃我光暗之子身份,给予重任,岂非知我?生我育我知我,皆苦境之人,原无乡百死无悔。”

“知你之人,孤可算其一。”森域储君目光沉沉,尽是复杂之思,“卿叛国来投,孤不计前嫌,跣足相迎;卿戮吾手足,孤不愿相信,怒斥属下;卿病重,孤日夜守候;卿征战,孤悬心不已。石人尚知恩义,原卿心肠莫非更甚铁石?”

“大皇子知遇之恩,原无乡不敢稍有忘怀。”原无乡自嘲一笑,银剑归鞘,“森域三年,我踏遍千山万水,对于民情民生感悟甚深,更有三策,尽付一信,置君阁上,大皇子回去后,一阅便知。”

“原无乡!”见他动作,森域储君心有所感,连忙上前试图拉住,无奈他动作快,原无乡动作更快,转身一跃,尽付涛涛江流。

“太子,活要见人死要见尸,属下这就派人下水去追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眼前是苦境和森域的交界地暗河,其中暗流汹涌,步步杀机,更兼河水冰冷,人畜无还。森域储君制止了想要下去搜寻的属下,“他腹部中孤一枪,一路失血至此,就算不死在暗河,也撑不了多久,断无生机,无需作费力不讨好之事。回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江流涛涛,冷风呼号。光与阴影的交隙,是鸿沟,是天堑。

阳春三月,杨柳芳菲。倦收天和原无乡来到膳房,却发现老头子早已用完早膳,只留下一个空碗。

“师尊又不等我们。”原无乡伸手去揭锅盖,毫无意外的,锅内亦空空如也,“嗯?一大早就让我去练剑,果然是为了独吞早膳,老顽童还是老顽童。”

“膳房老翁还留了几个烧饼。”倦收天一眼发现了被老翁放在角落的烧饼。

“如此倒可就饼赏春。”

旭日东升,光掩万物。峰上两人并肩而立。

“第一次见到好友的时候,你我还是少年郎。剑者的凌厉之气,虽然没有刻意表露出来,却是在举手投足间叫人害怕。”

“你害怕了?”

“哈,这世间让我害怕之物很多,却绝对没有倦收天。”

“恐惧,是源于未知。当你足够了解你所面对的,你就会发现,除了恐惧,你需要做的,还有很多。”

“好友言外有意。”

“此意,我不直言,你却明白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原无乡偏过头去看他,半边面庞上染了一层金色,“因为明白,才更加遗憾。”

“无需遗憾。好友不过先行一步,无论你去了哪里,我都会找到你。”

“那我就等你来找我。”

倦收天微微颔首,金色的眸中映着金乌一轮:“我会时刻关注时局动态,以待入世之机。好友,保重。”

“保重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两个时间线,两个时间点。第一个是倒叙,原无乡视角;第二个是正叙,倦收天视角。不过倦收天线现在还是双人。
试图把感情放在次位,融入行文。
君臣,师徒,知己。只有知己之情是最纯粹的,因为纯粹,才刻骨铭心。其他感情,虚虚实实,真假难辨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