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玉

cp可拆不可逆,苏友情向相爱相杀向

【金银】失行1

【be!be!be!】
脑洞来自我之前的一篇片段式微小说一人行者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芦苇荡,芦苇荡,残破扁舟,唯漂荡。
原无乡,原无乡,失行倦旅,不归乡。

月明如洗,四下里,一片静寂。忽听得孤鸿一声,长鸣天地,瞬间惊飞眠鸟无数。

“哈。”

原无乡仰躺在芦苇丛中的小舟上,一手为枕,一手按住腹部。舟是无人舟,日久无人使用,残破不堪,积了无数垢物。他却浑然不觉,直视天空的一轮明月。

恰是满月,人间团圆。

“地庐天盖,明月为灯,归鸿作伴。上苍待我竟是如此优厚,原无乡不虚此生了。”

真假?虚实?随着血液的流失,生命的终点悄然接近。一生写照,都作回马灯,零零总总眼前过。悲欢,已然从容;离合,不过虚妄。唯有一捧如银月华,始终相随。

月,是太阳的影子。透射时间与空间的光芒,是日月的思念。思念,总是如影随形。

原无乡伸手,想触摸眼前的面庞,却只打捞到空空如也的月光。

原来你不在,可我真的很想回到你身边。

——你有多久,没有像这样看过一次完整的日出了?

——等到盛世昌平,故人安定,你我把酒言欢,携手退隐如何?

——到时候,天涯海角,万水千山,我陪你一起看。

太久太久了,我守候每一次日出,只为收集曙光与你共享;倾尽每一杯酒,只为再次相遇把酒言欢。每见一个人,听一段故事,造一桩杀业,堕一层地狱,都会想念你。

“行客啊——”
一声长叹,一段别离,是近乡情怯,亦或是归去无途?

“西园有分,断柳凄花,似曾相识。”
——月影中移,无风,无急雨,芦苇丛亦默然无语。

“念寒蛩残梦,归鸿心事。”
——眼睫颤动如蝶翼翩跹,缓缓闭合,安然停栖。

“看雪飞、苹底芦梢,未如鬓白。”
一行泪水,终归是从眼角留下,顺着脸颊,滑入两鬓早已斑驳的绒饰。

原谅我的食言,倦收天。

最后一点力气,是用来把巨石推入湖水。“噗通”,伴随着石头落水的响动,早已系在腿上的绳子猛然绷直,躺在小舟边缘的人毫无抵抗地被拉入水中。

既然无从选择结局,不如他不知结局。

“原无乡!”

清晨,被噩梦惊醒的人猛然坐起。阳光混合着鸟鸣,透过百叶窗洒入室内。暖室温光,春意融融。倦收天却是一身冷汗,直如端坐数九寒天。

突然,门口传来三声规律的叩击声。

“好友,我好像听到你叫我?”

原无乡!

倦收天顿时翻身下床,直冲门口,直到打开门,看到那个和往常一般无二的熟悉身影,这才松了口气,不再恍如冰水灌体。

“怎么了?”看到他脸上的神色,原无乡愣了下,手中银剑立刻归鞘,继而一把扶住倦收天。

“无事,做了个梦。”倦收天也不推开他的搀扶,两人回到室内,倦收天穿衣,原无乡就坐在一旁。

“那必然是很美好或者很可怕的梦了,才能让收天为名的好友你也为之失色。”

果不其然受到了调侃,倦收天有些无奈,又见他罕见地带了银剑出门:“你何时开始勤于剑法了?”

“不想当个安居后方过于依赖‘眼睛’的人,就只好让自己多点自保之力了。”原无乡作势拔出剑挽了个像模像样的剑花,笑道,“如何,我这剑法,可有些火候了?”

“以剑者观之,尚需精进;以谋者观之,嗯…”

“如何?”

“依然尚需精进。”

“倦、收、天!”原无乡佯作生气,剑尖一点,却是换了个方向,直袭倦收天心口,“请赐教!”

“我说过,还需精进。”倦收天的声音里带了丝笑意,不闪不避,左手并作剑指,点在剑身,顿时,剑势不由自主地向一旁偏去。原无乡收势不住,索性身形一矮,剑锋过顶,旋身回正又要一剑刺出,倦收天却已不在视线内。

原无乡一惊,当机立断,剑锋在空中划出一道半圆,恰好护住后方要害,不料手腕突然被人握住,一带一拉间,剑顿时脱手而出,倦收天连忙揽住他的腰,带离剑的轨迹。

“下盘不稳,手腕无力,不过……”倦收天看向怀中原无乡带了红晕的脸颊,话锋一转,“应变不错。”

“哈,我可以把这视为好友的夸奖吗?”原无乡挣开他,回去捡起银剑。

“自然。”倦收天动了动手指,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原无乡晃了晃剑,颇有些得意:“有好友这一番话,那原无乡此后便厚着脸皮自称剑者了。走吧,师尊还在等我们用早膳呢。”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