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玉

cp可拆不可逆,苏友情向相爱相杀向

软红

在和谐的边缘试探w
就…突然很想看红衣的阿票。

仲夏,离魂,惊梦。
雨水顺着屋檐淅淅沥沥地滴落下来,揉碎在红海棠的花瓣里,深红,浅红,都不及那一角压在身下的衣裳潋滟。
原无乡如一条缺水的鱼,喘息着,渴求生命的水源。两抹飞红渡上眼尾,如余霞轻扫,一洗素日的端严,连蒙上了水汽的眼睛,也只能茫然地大睁着,看向廊外被重重海棠困锁的天空。
耳畔传来一声轻笑。倦收天一眼不错地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,把玩、欣赏尽兴了,才大发慈悲一般给了他一个痛快。手指移开的刹那,身下人一阵轻颤,终究没忍住,从唇齿间泄出一声低吟,随即整个人都放松下来,软得像一片坠落于泥淖的花瓣。
“红衣也好看。”细密的吻落在他的眉间,又渐渐向下,转移到唇畔。厮磨了一阵,不再满足于浅尝辄止的北芳秀撬开了他唇瓣。
“唔…”原无乡动了动手指,似乎想抓住些什么,好让自身不再像一泊随波逐流的舟,随时有溺亡的风险。然而手指刚刚舒展开些许,另一只手就强势地插了过来,十指相扣,把人牢牢地锁在方寸之地,空间愈来愈小,却始终无法逃离。与此同时,悄然探入后方的手指也开始动了。
“倦、收、天…”一字一顿,是咬牙切齿,亦或是情难自禁?
逶迤一地的银丝与金发缠绕,绵延,偶尔点缀着星点落红。倦收天和他额头相抵,彼此皆感受到对方的汗水和欲望。原无乡细细地喘息了一阵,感受到那人的手指抽离,眼睫微微阖上:“进……啊!”
突然的一个进入,一下抵到了深处。未完的话语一下子消失在咽喉,失语之人向后仰去,只露出一段脆弱的脖颈。
惊风急雨之势却毫无留情,如雨打浮萍,风吹残叶。原无乡唯有紧紧地缠住他的腰,才能让自己不至于置身风暴之中无所依凭。
廊下乱红微雨,声声细碎。
昼苦夏,日绵长,恰是佳时。


@意呆的四十米发髻 哼!我!等着!

评论(2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