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玉

cp可拆不可逆,苏友情向相爱相杀向

缎爹口白整理(存个档,不是全口白,只整理了特别喜欢的)

屠龙有技,父爱如山◇『灵狩·缎君衡

 

【诗号】大好江山云缥渺,身在囹圄心自高。燕雀岂识鸿鹄志,翻袖决胜千里遥。

 

【关系】质辛(养子二)、黑色十九(养子一)、魅生(女仆)

 

【口白】初出场、调戏魅生、不孝子1、戏精的诞生、小日常、过往、父爱如山2、父爱如山3、父子互动、父爱如山4、父爱如山5、再无来世、谛听之试、悼亡、魅生之死及后续、叫我质辛、鬼门救十九、不孝子2、救质辛、买青菜、弹琴舞剑、战魂不朽吾皇千秋、纵使相逢应不识、退场

 

初出场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天竞鏖锋07

前情:天佛找缎爹探魔皇之秘,缎爹让魅生用强光投其影于石壁上,以影子和天佛交谈。

 

魅生:灵狩大人,天之佛离开了。
缎君衡:。(转过身,被强光刺眼)哎呀,魅生,你先将灯收起来。
魅生:是。
缎君衡:呼,总算请走了那尊大神。城主也真是,竟然没先帮我挡一下,真不够意思。
魅生:天之佛来此必是王的指引,城主也不得不放行,但魅生不明白,大人为何避而不见呢?
缎君衡:人家说,赌博的最怕遇到麻烦,更何况是天之佛。遇到这种级数的,稍不注意,便要血本无归了。
魅生:赌博?大人是赌徒吗?
缎君衡:哈,人生就是一场豪赌,在这个险恶的社会上,适当的伪装方能明哲保身,台面上的协议与共识只是一场完美的假象。
魅生:假象?那什么才是真实呢?
缎君衡:最高原则,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。

 

 

调戏魅生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天竞鏖锋10

前情:缎爹控灵。

 

魅生:不愧是灵狩大人,城主交代的难题这么快就解决了。

缎君衡:万物皆有灵,而灵从来就是吾掌中玩物,区区小事皆不入吾眼。(伸手)杯来酒来。(魅生送上)有美酒,怎能无美人相陪,人来

魅生:大人,这里没其他的人。

缎君衡:罢了,不要在意我方才的话

 

魅生:话不能这么说,城主虽是王之亲弟,但王治下之方式,大人应是最清楚才对。

缎君衡:清楚,不就暴君一个嘛

魅生:大人哪,小心隔墙有耳。

缎君衡:哈,我都已经是流犯了,还怕这些吗。

魅生:若是王动了杀机…

缎君衡:那又如何?也要他杀得了我啊。

魅生:但魅生不希望城主被连累。

缎君衡:唉,原来你不是在担心我。

魅生:大人都已经是流犯了,还怕这些吗?

缎君衡:咳咳,总之,此事我自有分寸,城主那边我自会交代。

魅生:但愿如此。

缎君衡:我说魅生啊,你现在的主人是我吧?

魅生:是啊。

缎君衡:我平时待你不薄,你对我有何怨怼,有何不满呢?

魅生:不满,怎会呢?魅生很感激灵狩大人呢。若非城主派魅生来看守大人,魅生就只是一个武卫,绝不可能像现在一样,学了各种技能,譬如煮饭、裁缝、倒茶水、做木工、砌砖头,这一切都是因为大人的照顾啊。

缎君衡:好啊,我确定你确实对我很不满。罢了,你退下吧。

魅生:知道了。(离开)

缎君衡:越是禁忌危险的挑战越有一搏的价值。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豪赌,最重要的,是否拥有血本无归的觉悟,不然利益全收,就宁可粉身碎骨。这样的刺激才是缎某该有的品位。你说是吗,哈。(一饮而尽)

 

 

不孝子1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天竞鏖锋12

前情:小19浇花中。

 

缎君衡:十九。(小19不予理会)为父在唤你,你的反应竟然这么冷漠。枉费为父当年将你从红潮中救回,供你吃穿,传你武功,还给你找了一个小弟当玩伴,辛辛苦苦将你养大成人。你竟然只顾浇花不理为父。唉,真是人不如花。魅生,你说是吗?

魅生:灵狩大人,哀兵之计你以前用过了,对十九少爷无效。

缎君衡:是吗,原来我以前用过了,那我换别招。

黑色十九:无聊。

缎君衡:我都还没开始咧,你就说我无聊,你这个不孝子啊

黑色十九:有事,讲正题;没事,闪一边。

 

魅生:十九少爷已经很厉害了,为什么还要更强?
缎君衡:他和我另一个不孝子约定要一起变强攀至顶峰,所以自从那个不孝子离开后,十九宛如变了另一个人,醉心武艺和种花,也不陪我聊天下棋。最后,他终于变成了另一个不孝子啊,唉。
魅生:这就是男子汉的青春与浪漫吗?而且,能教出两个非凡的不孝子,灵狩大人,你才是最厉害的人物。
缎君衡:这……我该多谢你的称赞吗?
魅生:大人不用客气。
缎君衡:罢了,我早该习惯有你们这群奇葩围绕的日子。就算是不孝子,也是希望他早日归来,承欢膝下啊。

 

戏精的诞生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天竞鏖锋14、15、16、18、20

 

魅生:那大人可知为了此事,城主已被王召回皇城了吗?
缎君衡:当然。区区消息,有什么能瞒过缎某耳目呢。
魅生:哦,那大人也一定知道城主一怒之下,扣掉大人一个月的薪水咯?
缎君衡:什么?!竟有此事,岂有此理!他不能这样做,我抗议
魅生:城主曾劝过大人,别与苦境联系,以免惹祸上身。许久之前,你借了六只阴魂给那名误闯中阴界的苦境女子,城主便知将来必有麻烦,如今麻烦终于来了。
缎君衡:魅生,我以为你会说,我才是最大的麻烦。看来你还是很厚道,知道替我顾面子,哈。
魅生:大人误会了,大人是最大的麻烦。这是中阴界皆知的事实,不必魅生再多言强调啊。
缎君衡:你已经强调了。
魅生:城主还说不惹事就不是灵狩大人。
缎君衡:多谢城主夸赞。
魅生:但城主坚持薪水还是要扣。
缎君衡:魅生,我想咱们可以换一个话题了。

 

缎君衡:确实是这三本,吾儿做的好,但为父没有奖赏给你
黑色十九:有了书,就能找到他(指质辛)?
缎君衡:尚欠东风。
黑色十九:你保证,会找到他。
缎君衡:我会尽力找,但,若是他不会再回来呢?
黑色十九:那我,会将你踢进地狱,再从地狱将他带回。
缎君衡:十九,你好残忍,你以前就很善良,连蚂蚁也舍不得揉死,为什么长大后变得这么残忍冷酷呢?
黑色十九:演完了?
缎君衡:完了。
黑色十九:下一个任务,说。

 

(小19从罪墙得知了往事,用写的方式讲给缎爹。)

黑色十九:拿去。

缎君衡:这是什么?我看看。(拆开)喔,原来是忏罪之墙的惨案过程,我知道你惜言如金,但何必这么麻烦,还写报告书,直接用说的不就好了。

……

缎君衡:写的不错嘛,图文并茂,声泪俱下,紧张又刺激,金光抢枪滚又感人热泪。十九,为父认为你没去写剧本真是可惜啊

黑色十九:…够了。

缎君衡:唉,养子不孝,孩子长大后变得真冷漠,远不如婴儿时候的可爱。当初捡到你时,你还是一个婴儿,也不知是谁这么狠心,将你丢在路边就算了,还不给你衣服穿。全身光溜溜,真的是…太可爱了

『十九闻言紧握拳头』

缎君衡:而且那个时候的你,白白嫩嫩,虽然身躯一半被红潮啃得剩骨头,但仍是很可爱,为父我永远也忘不了啊……(日常被家暴)哎呀。

 

魅生:十九少爷,灵狩大人有信要给你。
黑色十九:信?

信:吾儿,当你看到这份信的时候,为父应该倒下了。你这个不孝子,敢对为父不敬,为父要扣你的薪水。
黑色十九:(撕)哼。
魅生:还有一封。
信:当你看到这份信的时候,你一定将前一封信给撕掉了,这就是我对你的考验
黑色十九:他给你多少信?
魅生:一叠,很大叠,都在这里。(指了指手上竹篮)
信:你肯继续看信,为父很欣慰。为父是要和你说,你对忏罪之墙的所有疑问,只有翻越绝境长城,前往中阴界之外的无涯之涯,才有可能找到答案。

 

 

(缎爹和19去查探太初之剑。)

缎君衡:说这些还太早,太初之剑之所以能封印天之厉,便是有其非凡威能,凭你一己之力也无法撼动。虽然说,若加上我的狩念灵珠,可能会更加机会,但我还是安分一点,以免又惹麻烦。十九,你也记住,千万千万(加重)不可以擅动我的授念灵珠(加重)去拔剑,知道吗?
黑色十九:明白。
缎君衡:回去吧。
……
十九来到逍遥居,只见桌上放着一串念珠,下压一张字条:为父苦心盼儿知,切记。
黑色十九:授念灵珠,哼。

……

缎君衡:十九来得正好,帮我找东西,我的狩念灵珠明明放在桌上,怎会不见呢?
黑色十九:狩念灵珠在此。(取出布袋放在桌上,布袋里是断了的珠子)

缎君衡:是谁这么大胆,敢破坏我的宝贝珠,说,凶手是谁?
黑色十九:太初之剑。
缎君衡:什么!那只剑竟然这么厉害,能断我的灵珠?!
黑色十九:停止拙劣的演技,此地并无外人。
缎君衡:不行,敬业的精神要维持下去,万一东窗事发,我们才有后路可退。

 

(缎爹见宙王归。)

魅生:灵狩大人,小心,慢慢走。
黑色十九:嗯?发生何事?
魅生:大人他…
缎君衡:十九,啊…
黑色十九:王对你用刑?
缎君衡:不是你所想的那样,啊…
黑色十九:我会让他付出代价!(欲离,被缎君衡拉住)

缎君衡:十九,你有这般孝心,为父很感动,但在离开前,为父必须告知你…麻烦先给我一个便当,好吗?
魅生:啊?
缎君衡:我只是肚子饿,饿到软脚而已,你们不用大惊小怪。(19握紧拳头)
魅生:灵狩大人,我想,十九少爷应该很乐意帮你准备一个很大的便当。
缎君衡:呃,魅生,还是你去吧,我和十九要谈事情,你记得准备两份。
魅生:知道了。(退下)
缎君衡:椅子有点远,我软脚。
黑色十九:哼。(化出白羽直指对方)
缎君衡:……但我还是可以自己走。



小日常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天竞鏖锋21

 

魅生:(端着缎爹的骷髅头酒盅,里面插了一只鸡毛)大人,你的鸡尾酒来了,请用。
缎君衡:我在看书。
魅生:看书?但你根本没把书翻开,是要怎么看书?
缎君衡:这是书,我在看它们,这就是看书

 

缎君衡:回来了,怎么脸色不佳?
黑色十九:恶脏坑内,有一阵诡异的歌声,详情如此——
……
缎君衡:嗯嗯嗯,依我判断,十九,你的歌喉不错
黑色十九:说重点。
缎君衡:有几个地方可能走音

黑色十九:(握紧拳头)还有吗?
缎君衡:好啦好啦,我的意思是这股歌声不寻常。

 

 

父爱如山1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天竞鏖锋29

前情:19通过太初之剑去往无涯之涯,过程中受伤,缎爹给的狩念灵珠碎。

 

缎君衡:太初之威吾算是见识了,呃…(嘴角渗血)想不到鬼力竟会激化剑意反噬,幸好有狩念灵珠护命代劫,否则十九危矣。无涯之涯,吾虽印象模糊,但长久以来梦寐之中却对此地心系不已,宛如冥冥之中呼唤。罢了,待十九回来,或许就能解开这记忆之谜。

 

 

过往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天竞鏖锋30

前情:缎爹打开一直带在身边的锦囊,看到了三昧之像。

 

缎君衡:呵,原来如此,吾如今也活得很好,不是吗?有仆亦有子,歌哭两不妨,劳生原是梦,仍教醒而狂。哈哈哈。(握着锦囊的手一紧)咫尺天涯,终是相见无期,那就此永别了吧,吾之故乡,吾之故人

 

 

父爱如山2(信息量很大的一段,魔主哥哥…缎爹…终为鬼雄,该当百夫。战魂不朽,吾皇千秋!)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天竞鏖锋32 、33

 

闍魇那迦:那一日,魔皇陵毁,阐提一族饮恨覆灭,吾心灰若死,奔去察看,正遇上先生神识越境感应,你我始得相晤。
缎君衡:我第一次转移神识,正值魔族移驻血穹庐,但吾时间有限,不及觅出地点与之接触,造成憾事,唉。第二次遇上了你,那时你并不相信我,不过,我成功让你讶异了。
闍魇那迦:吾不否认,于臣工外另立一帜,隐藏魔族平民,令战败时仍能延续血统,正是魔皇所立军法,知情者除他化魔主外,就只有我这专职联系的特使,而先生稍加试探,便一口猜出吾之身份,你对魔皇治军手法之熟悉,令吾讶异
缎君衡:之后,我借阐提施法,令你目睹他们血战败亡,再建议你将断灭断首护兄之事散布天下,令正道无从否认,令苦境百姓对无头将军钦佩如神,敬羡无比
闍魇那迦:先生信手一计,收效之宏大,亦令闍魇那迦佩服至今。先生今日有何吩咐,请说。
缎君衡:魔皇体质特殊,欲使他复生,面对难题有二。第一,该如何无中生有,为他重铸身躯;第二,纵有肉身,亦须魔气锻化,始能与残魂相契。
阇魇那迦:先生曾言,魔皇残功消散无存,必须有魔佛相兼的合适人选,修练魔皇武诀至大成,你更推断,鬼如来能得魔皇武诀,便是他化阐提死前为了这一线渺小希望,预作的准备
缎君衡:吾令你暂且放下他事,关注鬼如来,如今你当知吾言不虚矣。
阇魇那迦:若非先生控灵之能出神入化,能借鬼如来梦噩破他最后一丝清明佛心,则无今天血剎如来的出现。只是我不明白,先生为何甘冒奇险,坐视他两次死亡?
缎君衡:奇险?呵,人生本是豪赌,当赌则赌,否则岂非对不起当时你发现齐子然此人的意义了?
闍魇那迦:我受他梦魇吸引,知晓他此项研究,但他能成功,却也是获益于复生鬼如来的过程。缎先生,你这一赌,赌得我至今心惊不已
缎君衡:莫惊莫惊,吾今日来,乃是要开启另一场全新的赌局。

闍魇那迦:喔?
缎君衡:鬼如来二度生死,得以蜕化为血刹如来,证明吾锻体纳魂之法的摸索已接近成功。再来,该考虑的就是最根本的一道关卡,如何复原魔皇的特殊体质
闍魇那迦:齐子然种术再高明,仍须有所凭借,以有形种出有形,而魔皇躯体灭绝…
缎君衡:万物生于有,有生于无,既然有形能种出有形,那从无形之中是否也种得出有形呢
闍魇那迦:嗯…吾明白了,吾会再去一会齐子然。
缎君衡:有劳,吾等你消息,请。

 

缎君衡:在这世上,有一种人明明是为了一己之私,但心中口中总是诸多的借口,而非坦承面对。
闍魇那迦:嗯…先生意有所指,莫非与齐子然有关?
缎君衡:呵,复生鬼如来时,此人千愿万肯,却不敢承担因私害公之名,直到你以素还真为理由说服。如今涉及千万无辜之血,他反而说得如此轻佻容易了,哼,事有反常即为妖。
闍魇那迦:先生认为齐子然故意误导,但原因为何?
缎君衡:牺牲人命的误导只会让局势更乱,区区一个神铸何须如此,除非他也成了这乱局中的一份子。罢了,从今以后,此人特别提防。
闍魇那迦:明白了,但他所说之法…
缎君衡:虽然误导的可能性极大,但倒也令吾有了新的方向。
闍魇那迦:愿闻其详。
缎君衡:世间的道理,最终总是殊途同归。齐子然所说,寻求对立中的融合,这与吾控灵术之玄奥原理相似,只不过,与魔皇对立者又岂止一方呢?
闍魇那迦:除却天佛原乡,还有,厉族。
缎君衡:然也,厉与佛皆是势在必得的目标
闍魇那迦:我们该从何下手?
缎君衡:依当前局势,还不到针对佛乡的时候,但厉族就不同了,此事吾会处理,你先回去吧。
闍魇那迦:嗯。

缎君衡:吾记得,中阴界内尚有一只迷途的厉族羔羊,呵呵,探索的第一步就由他开始。

 

父爱如山3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天竞鏖锋35

前提:父子二人去试探太素之剑。

 

缎君衡:不妙,太素反噬加剧,必须尽快撤离。

黑色十九:我撑得住,你先走。

缎君衡:说什么傻话。

黑色十九:我不会丢下你,喝!

太素剑威锐不可挡,顿时突破阻碍,四野尽毁,两人竟是逃避不及!

黑色十九:撤!

缎君衡:十九,不可啊。

随即,佛力反噬而出

黑色十九:啊…

(路上,缎君衡背着昏迷的黑色十九而行)

缎君衡:打在儿身,痛在爹心。你方才先退走,为父也不必要挨这一招,呃噗…(呕红)傻小子啊。

 

黑色十九:嗯?我们回来了,方才…

缎君衡:方才紧要关头,你竟然不听为父的话先走,反而将太初剑气让来保护我,唉,自你小时候开始,为父千叮咛万叮咛,见机不对,抽身即退,这是首要的保命秘诀。十九啊,为父在说,你可有在听?

黑色十九;我无碍,你呢?

魅生:(入)大人,你没事了?

缎君衡:救醒这个混小子而已,我能有什么事?

黑色十九:太素之剑,非同小可。

缎君衡:天之佛亲手所封,当然非同小可,还有吗?

黑色十九:两剑相交,感应明显。太素所蕴力量,包含了巨大佛门法力与所未见的浩然剑气,相辅相成,浑然一体。

缎君衡:这不是你现在该追究之事,重伤的人就该好好休息。

黑色十九:吾无妨,何时再试剑?

缎君衡:试剑…免喽免喽,逍遥居最近没有要办丧事,要拔太素之剑,恐怕困难重重。

黑色十九:让我协助。

缎君衡:不可逼我!(出手点十九穴道)

黑色十九:你!

缎君衡:没我的允许,不准你去试太素之剑。魅生,咱们走。

 

两人来到厅上,发现桌上放着一碗汤药

缎君衡: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?这是汤水铺,还是逍遥居?

魅生:以前十九少爷受伤回来,大人都会配药给他调养。现在大人负伤,所以我按你的药方,也比照办理。

缎君衡:停——你还是拿去给十九喝,区区小伤,缎某我哪里需要吃药,我…呃…

魅生:大人若要再逞强,我就去为十九少爷解穴。

缎君衡:别、别让他知情,我喝就是。(喝下药汤)切,真苦。魅生,你照药方抓药也应该知道变通,不用拿碗,黄连少放一点,知道吗?

魅生:原来灵狩大人也会怕苦,但为什么你给十九少爷开的药都是最苦的?

缎君衡:药越苦,才能让那个不孝子多小心,少受伤啊。

魅生:那这次喝完药,大人也一定要记得要多小心,少受伤。

缎君衡:我堂堂一个代城主,竟被你这个小丫头教训了,唉,退下吧。

 

 

父子互动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天竞鏖锋36

 

黑色十九:喝水,吃药。
缎君衡:我不要。
黑色十九:我不介意让你伤上加伤。
缎君衡:我不要吃药…(见色不对)哪有可能。(喝下)我水喝了,药也吃了,你还生气做什么?
黑色十九:哼,以后,不准瞒我。
缎君衡:知道了,这四字你已经说了几十遍。唉,魅生这个多嘴的丫头,我明明吩咐过她,千万不能让你知道。
黑色十九:嗯?
缎君衡:(连忙举起白羽)我投降,不说就是了。
黑色十九:你在做什么?
缎君衡:我抽出鳌天一丝厉元,再加上太素之阵取得的佛气辅以控灵术,顺利使佛厉双元激荡萌发生机,但是一旦注入魔气,这点生机便告崩溃,唉,麻烦哪。
黑色十九:缺少什么?
缎君衡:照我的判断,需要一股能平衡魔气的外力,罢了,此事急不得,让我这个老人家慢慢研究吧。
黑色十九:若无事,我想外出。
缎君衡:忏罪之墙那边事关你的血亲,就算你不提,为父也不会忘却。这段日子以来,你常常会离开中阴界,去罪墙边逗留许久。这份思亲之情,为父都看在眼里。
黑色十九:我不是!你…你又知道什么?我只是在找寻破墙之法,我…我现在就到苦境,我要令罪墙不存!
缎君衡:唉,父与子,收养与血脉啊……

 

 

父爱如山4(缎爹留给十九和质辛的,哪止一砚……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天竞鏖锋36

 

(回忆)

缎父:咳咳,吾天年将尽,但是你,吾不放心。(怀疑缎君衡)
缎君衡:吾的命是义父所予,若要取回,吾绝无怨言。
缎父:吾要荐你入朝,为王讲学,为帝师者,必取心血一滴献上,十甲子内,生死操纵于王。哼,为吾血脉打算,吾要你在完成一切之前,对中阴界绝对忠诚
缎君衡:君衡明白了。

缎君衡:吾以半生换得缎氏阖族平安,重归平凡。十九,不知你是否会明白?吾曾承受的,绝不会让你再面对。为缎氏,吾不悔曾经;为吾子,更不会悔于现在。无可不可,我亦不知何谓我;曙后星孤,留得传家一砚无

 

 

戏精的诞生5(胖缎hhh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天竞鏖锋37、39

 

缎君衡:回来了,罪墙倒了没?
黑色十九:它全无破绽。
缎君衡:当时看你胸有成竹,气势万千而去,为父心中非常的欣慰,深觉吾儿出马一定是马到成功,人到墙倒,想不到白跑一趟。
黑色十九:够了。
缎君衡:是够了,你宁愿做白工也不肯陪我,你可知为父最近有多衰吗?代城主,代蒸煮,被王放在火上面又蒸又煮。唉,儿大不中留,官大害自身。
黑色十九:……
缎君衡:好了好了,我开始要严肃了。

 

缎君衡:唉…为父又累又怕,万一输了,就是万劫不复。你看我这几日以来,食不安,寝不眠,日渐消瘦。(靠在十九背上)
黑色十九:但你的体重不减反增
缎君衡:呃,大概是魅生熬煮的补汤我喝太多了。来,这封信拿去,三个时辰后,依照信中指示而行。

 

魅生:灵狩大人,请用膳。

缎君衡:嗯?怎会都是青菜,我的鸡腿呢

魅生:宙王驾崩,理应斋戒百日,大人你还是暂且忍耐吧。

缎君衡:好吧,放一边。

 

缎君衡:唉,王啊王,你这一死倒轻松了,却累了中阴界陷入一片的混乱。上下哀戚,连便当都没肉了。

黑色十九:王之死,须严肃看待。

缎君衡:我严肃在心中,十九,你若是不懂为父的心,当然就看不出来了。

 

 

父爱如山5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天竞鏖锋40


缎君衡:缎某双手之上血腥从来不少,也不怕沾染更多。吾只善待吾愿善待之人,此外一切便从不在意,包括,哈,缎某自己。

 

缎君衡:十九,为父要你牢记在心。你是吾儿,不是吾杀人之刀,为父有所谋算都向你絮絮说尽,生恐不详,为的不是让你主动说出交给我这三字。
黑色十九:你…无须这样,我从不质疑你之决定。
缎君衡:世路无尽,也许有一日,种种风波诡谲,你只能一个人去面对,到了那时,为父也希望你能如吾一般,看出一切,好好护得自己周全。

 

 

再无来世(哇的一声哭出来)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动机风云21、24、25、26

 

无涯之涯中,无多的记忆,与眼前陌生风景重叠。

今日一步步至乡关,却也是,一步步,踏入危劫。

缎君衡:少年去国难称客,投老归来鬓已丝。如此头颅谁可赠,万人如海未心期

 

三昧:少年多意气,挟策好远游。并辔南山岗,浩荡对江流。江流去无尽,功名……

缎君衡:功名在吾俦。谁能蓬蒿里,老死不封侯。

三昧:果然是你。何必回来?中阴界真值得你这样做吗?

缎君衡:来之前吾曾闭关,暂压一身灵能,避免与此境想冲,那时候,吾便认真想过这个问

题了。

三昧:你来了,答案已是昭然。唉,自古贤而暴虐,不若贤而平庸。以一界之大,奉暴君之

主一人,中阴界又是何苦,你又是何苦?

缎君衡:中阴界地气与对外通道,唯王室双极功体可以控制,数代王血,只宙王一人练成,

中阴界唯有奉他为王。再者,如今中阴界陷危,涉及的更是一境人命,我如何能放下?唯有

求助无涯之涯了。

三昧:你的意思,我会转告长老会,以释长老会疑问。

缎君衡:有劳费心了。中阴界若毁,枉死怨灵无数,必使相接境界震荡受损,无涯之涯首当

其冲。长老会虽是保守,也不能不作考虑。

三昧:你放心,吾知晓独闯忘生崖,其目的也该是寄望我能周延。唉,三昧必不相负。只是

你自己……

缎君衡:请助我寻出前往苦境的通道,或者找寻其他方法,救回这一境人命。至於我,身犯

大禁,甘愿领罚。只希望能在这一切完成之后。

三昧:明白了,我会尽力。但是,当真值得吗?

缎君衡:人生的路,靠自己一步一步走过,才是独一无二的完整。就算辛苦多於快意,也是自己的选择。但无端增你困扰,终究是抱歉了,老友

 

三昧:对好友你而言,生与死,是什么意义呢?
缎君衡:生者寄也,死者归也,生有觉,不负此心,死无知,一场轮回
三昧:但这一去,将来轮回道上,却再无你容身之处。裂魂铸身的结局,只有一种—— 
缎君衡:魂飞魄散,湮灭永劫,缎某明白。
三昧:你既明白,却为何如此淡然?
缎君衡:与其多生碌碌,不如这一世恣意到底,吾不悔
三昧:你不悔……那我呢?(转身看向缎爹)
缎君衡:知我者莫若好友,若不请托于你,反倒是看轻了你我这一段友情。
三昧:你……  
缎君衡:(掀衣跪地)请好友成全。
三昧:唉,罢了,就以此掌,送你一程,喝!

 

三昧:吾不明白,为何你不采取我原本的建议呢。
缎君衡:吾一人,不能为整个中阴界做决定,更何况,有了路观图,穿越无涯之涯的风险降低,值得我放手一赌。
三昧:中阴界人才济济,为何是由你承受这些沉重
缎君衡:每一个人,都有他存在之价值与必要。在此事上,我的控灵能为,正是唯一且不可取代的存在。
三昧:唉。
缎君衡:吾尚有一请托,还望好友应允。三十日后,吾将于苦境举事。届时若失利,还望好友说服长老会履约,为我境保全一脉传承。
三昧:吾知你最擅洞明利害,依所益最多而作取舍,不会只固执于一端。放心吧,吾答应你。
缎君衡:多谢好友。
三昧:这声谢,真让吾惭愧啊。吾非但帮不了你,还要眼睁睁看你步上这条不归路。唉,如今的你,不仅已涤净一身灵力,更是铸魂重塑凡胎,从此以后,魂随身灭,再无轮回了。
缎君衡:无涯之涯禁不起杂气所污,缎某本该自惩。而执意不舍肉身,则是为了安渡天险。一举两得,吾何乐不为?

 

最后封印一解,纯灵之体尽付散灭,唯有灵光莹然,透身逆天,倒转轮回
 
三昧遥望远方,似有感应:嗯?
下一瞬,原本束缚在缎君衡身上的锁链凭空降落,跌在三昧掌中。
三昧:锁魂链?!已经……无灵可锁了吗?唉。旧游处,付斜阳,叹息今生无计,好相忘。

缎君衡:从此,此处再不存无间之险,也算是吾为这片故土,能做的唯一一件事了。(抬手拭去唇边血痕,轻笑一声)哈。

 

 

谛听之试(映射的都是缎爹内心的想法…..质辛不会问这么诛心的问题)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动机风云27

 

魔皇:自由的意志,属于王者的未来。

十九:死亡挽曲,将为你而奏!

缎君衡:(神色大变)不愧是谛听,在你面前,一切可能皆无所遁形。唉。

轻叹未尽,冷锋已至。眼前似虚似实,却是处处杀招!幻相难克,心结难解,怜子之意,苦境隐忧,造就眼前实相交叠,危境深陷。

十九:罪墙、红潮、苦境、杀!

魔皇:生我,不能容我;养我,另有所求!哈哈哈!

萦绕于耳的问责,血泪模糊了眼,随着一道又一道的伤痕,刻印在心。缎君衡气力渐失,终是不支。

(彼时,缎君衡身上已是多了许多伤口。魔皇一刀挥出,割断了缎君衡身上所佩的鬼手项链

缎君衡重伤飞出,鬼手项链从他面前划过,落在身侧不远处)

缎君衡:那是我的,我的!

 

童年的十九:父亲,这条项链送你。我若在,我用骨手帮你打坏人;我若不在,这条项链就

是护身符,代替十九保护你。

 

一生筹算,一生承担,从不言弃的人,也接近了生命终途。

缎君衡:我不能死在这——搜魂定踪!

不屈的意志,不舍的亲情,霎那之间,竟激出了昔日少年所贯注的三界鬼力。

缎君衡:血葬——天荒——破!

 

缎君衡:想不到小小的心意,竟藏有如此玄机。十九,为父当真被你救回一命了。(踉跄后退,口呕鲜血)时间延误了,继续赶路。

 

 

悼亡(鬼师缉仲)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动机风云34

 

无声呼唤,再唤不回过往种种,残破的景象,一如手中零碎的影,紧握,也握不住杳然音容。

缎君衡:万句千言,荒烟残照一丘一壑谁同调,辗转流光,了犹未了,白发多时故人少。鬼师求仁得仁,争回了这崭新的生机。如今中阴界百废待举,负担起你我之责,才是对他最好的追念。暂且将悲伤的心情收起吧,辟兵大人。

 

魅生之死及后续

剧集:霹雳战元史之动机风云36、霹雳惊鸿之刀剑春秋5

 

魅生:你们,你们这群恶魔! 

审座:投降,是你们唯一的生路。你只剩一次的机会。 

魅生(望向被击倒在地的逍遥居的石碑):大人,抱歉啊,魅生守不住绝境长城了。(举起左手,自盖天灵而亡,鲜血洒在了逍遥居的石碑之上)

鲜血炽热,艳洒天地凄绝,多少过往,尽付家国河山,只余不舍的牵挂,随着最后知

觉,沉入无边黑暗。

 

魅生:大人,魅生不想入轮回,我要留下来陪你。(忍不住哭出来,举手擦拭)

缎君衡:傻丫头,天下无不散的筵席,来生,吾要你一切顺遂,平平安安。明以敬兮,赦罪灭业——(举掌,法术落在魅生身上)

魅生:大人,魅生不要转生,我不要忘了你啦。(于一片白色光芒中,魅生的身影逐渐淡去消失)

一朝风烛,万古埃尘,丘陵兮何忍,能留兮几人。不忍不舍,终是永诀。

缎君衡落泪:魅生……

紫述儿:缎某,你别伤心,等她长大,玲珑族一定能帮你找回来。

缎君衡:不用了。来生有来生的牵挂,这样的别离,痛过一次,对她来说已是太多,吾不能这么自私。

紫述儿:但是她,也舍不得离开你啊。

缎君衡:全新的开始,才是真正的未来,而吾,已没有多少的时日,能跟得上这样的未来了。(一口血喷出,终是晕厥,向后倒去。质辛及时出现,接住昏迷的父亲。)

紫述儿:啊,恩公,你都看到了,述儿知罪,缎某他……

质辛:为什么,注定失去的,你仍拼命保全

 

叫我质辛

剧集:霹雳惊鸿之刀剑春秋1

 

魔皇:兄弟?哈哈哈,缎君衡,这是你第一次以义父的身份对吾说话。

缎君衡:抱歉,魔者……我——

魔皇:不用再叫吾魔者,吾名质辛,今后,吾破例允你——直呼吾之名字。

 

 

鬼门救十九(我…..我都不知道我怎么敲下这些字的…..

剧集:霹雳惊鸿之刀剑春秋3、4

 

缎君衡:(伸手轻拍十九的头)乖十九,再忍耐一下,很快就不痛了。

 

缎君衡:犬子性命垂尾,需进鬼道借充沛鬼力施法救治,希望尊者打开鬼门,缎某愿意付出

任何的代价。

伥灵:哦,任何代价是吗?哼哼,哈哈,哼哼哈哈哈哈。好,吾要你饱尝辛苦,消吾愤懑。

只要你通过吾三道考验,吾就为你打开鬼门。

缎君衡:嗯,伥灵一旦许了诅誓,就决不能违背,敢问尊者,这是你以鬼门伥灵身份,与缎

某的约定吗?

伥灵:没错,伥灵缔约,绝不会失信,你敢与吾一赌吗?

缎君衡:缎某此生,惯作孤注一掷,区区小赌,有何不敢?

伥灵:好,你既然是为了救人,那吾就要你被所救的人反噬,一展控灵之术吧。吾要你的儿

子,亲手废你经脉,破你周身灵穴

鬼门之外,伥灵恶意为难,缎君衡父子面临考验。

伥灵:缎君衡,吾知道你控灵术出神入化,就用这口鬼刃,完成交易的条件吧。(一口鬼刃插在地上)过程中,禁止护身反抗,否则,交易取消。

缎君衡:嗯,一言为定,喝——(在缎君衡控制下,十九起身)

伥灵:这第一步,吾就大发慈悲,不多做为难,只要他在你的身上划下七七四十九刀,每一刀皆要见血刻骨,并废掉一处经脉穴位,就算过关。

缎君衡:十九,开始吧。

异术控灵,黑色十九在昏迷中尽展所学,每一落剑,便是入骨之伤。刀,快似云水流飞,刑,残如狂兽逼命,灵狩强忍戮体之痛,终是撑到落定一刀。(缎君衡向后倒落在地上。)

伥灵:哼,这点痛苦就承受不住了吗?控灵者的傲气不过尔尔,竟敢妄想与吾交易。

缎君衡(从地上爬起):谁说缎某撑不住?继续吧!

伥灵:第二关,照吾号令,以鬼刃之气,废去四大灵窍

(又是三把鬼刃落在地上,黑色十九持刀站在一侧,冷血肃杀,却是同傀儡一般毫无生机)

缎君衡:四大灵窍。

伥灵:怎样?做不到吗?

缎君衡:只要尚存一息灵能,便无缎君衡不能为之事。(缎君衡身体微微颤抖,左手按住胸口,

脸上身上都是血,抬手施法。)

伥灵:第一灵窍,气海根本,藏元之府。(废第一灵窍)

缎君衡:再来。

伥灵:第二灵窍,绛宫金阙,藏气之府。(废第二灵窍)

伥灵:第三灵窍,泥丸玉京,藏神之府。(废第三灵窍,鲜血喷溅而出,缎君衡单膝跪地,数声轻咳。)

伥灵:最后一窍,吾要你断尽百脉流转,永为废人。快啊!

(缎君衡笑了数声,喷出一口鲜血,再度施法。)

最残忍的伤,源于最坚定的救控灵之手稳如磐石,以死换生之愿,在缎君衡心中也

坚如磐石。利刃灌顶,百脉溃废,是无望的坚持,也是父子间无言的承诺。

(黑色十九手持利刃,刺入缎君衡头顶)鬼刃极刑贯首,一寸一寸摧折灵台,为救黑色十九的缎君衡,慨然无悔。(十九飞开,缎君衡呕红)

伥灵:哼,真是精彩绝伦,看你这个老父为儿子牺牲至此,这温暖关怀的爱心,怎能不让他

知晓?最后一关,吾要他亲手破开你的胸膛,触摸你的心

缎君衡(想):吾躯体生机尽失,唯有以灵力勉强续命,百脉俱废,区区一颗心,又算得了什么?(再度施术,控制十九)

灵术重施,然而黑色十九却纹风不动,似有一丝迟疑

缎君衡:嗯?这!封咒祝元,起。(十九仍是不动)

伥灵(冷哼一声,大笑):好个父慈子孝,孝顺的儿子,舍不得让父亲受苦,看来是宁愿死,也不肯伤害你呀。

缎君衡:啊,十九,为父撑得住,求你,一定要活下去

悲切的哀求,声声穿透黑色十九的内心,抵抗的意志,渐渐软化,一步一步,迈向最后的酷刑。

缎君衡:(张开双臂)十九,吾不会怪你,永远不会。(十九的手猛然插入缎君衡的胸膛,握住缎君衡的心脏

伥灵:做得好,继续,握住你父亲的心。感觉到了吗?手中的炽热与律动,这就是你父亲的

爱,哈哈哈哈哈。

声,声声入耳;痛,痛彻心扉。灵魂深处的不舍,令昏沉的意识,不禁怆然泪下。

(十九双眼血泪,缎君衡伸手抱住十九)

伥灵:哈哈哈,吾满足了。好,吾就履行承诺,为你一开鬼门。

缎君衡:太好了,十九,我们快进入。

(缎君衡扶着十九要进鬼门,却被一道术法困缚在地)

伥灵:你太天真了,吾只答应开鬼门,没说要让你们进去。

缎君衡:你——

伥灵:受骗的滋味如何?绝望的痛苦,才是伥灵最终报复。哼哈哈哈哈。

就在鬼门将要关闭之时,忽然,门内万鬼躁动。

缎君衡:祭血引灵,万鬼朝宗。(困缚阵法瞬间破碎)

伥灵:聚魂阵,怎有可能!

缎君衡:你话中的陷阱,真以为吾全然不觉吗?多谢你的四十九刀!(带着十九进入鬼门)

 

鬼道之内,缎君衡催动返生之术,以鬼力为黑色十九涤髓续命。鬼力入体,冲击深层的禁锢,失落的记忆渐渐回流。(十九回忆起曾经的过往)

黑色十九:父亲,是你吗?

缎君衡冲上前,握住十九的右手:十九,你醒了,你——记得我?

黑色十九:吾记得,父亲,逍遥居,呃(呕红,鲜血减到缎君衡脸上)

缎君衡:十九啊!不妙,鬼力溃散。

突来变数,黑色十九突然陷入死境。

缎君衡:为何会这样?十九,撑住。

黑色十九:魅生,罪墙,红潮,神花郡,啊——(十九的右手因剧痛而握紧)

缎君衡:十九体内有莫名的力量,正在抗拒鬼力。难道是记忆恢复之故?

黑色十九:父亲,我找到质辛了,质辛他——(呕红)

缎君衡:够了,别再说了。十九,别再想起了。为父要你活着,只要你平安,什么记忆,都不重要。(施法)

法诀重逾千钧,缎君衡却无半分迟疑,一指点落,剥灵抽思,涤尽前尘,眼前之人,一生悲欢牵挂,就此斑驳、灰化、崩解。(曾经的种种记忆,化为灰色画面)

缎君衡:总算稳定了,吾之灵血,可保你在鬼道平安。这离虚返实之阵,也能助你回到苦境。

未来,鬼力将开启你灵视之能,我相信,你一定能过得很好。如果可能,为父宁愿将自己炼

为阴兵,也要继续陪你,但可惜,为父无法做到。吾该走了,生人阳气未尽,无法长留鬼道。好十九,乖十九,(一滴泪划过脸颊)以后就真的只剩你一人了。

絮絮叮咛,殷殷切切,心中纵然不舍,也只能在这最后时刻,深望一眼。自此别后,父子缘尽

 

 

不孝子2(质辛大傲娇,互宠太有爱了)

剧集:霹雳惊鸿之刀剑春秋4、5、6、7、11

 

(缎爹去鬼门救19,质辛坐在王座上等待)

紫述儿:恩公,我看我还是叫族人再去找看看好了。

质辛:不用,吾没有担心。

紫述儿:我还没说要找什么,你就回答没有担心。恩公啊,你真是……

质辛:嗯?述儿,你马上去开启冥池入口。

紫述儿:冥池,为什么?啊,恩公,缎某回来了。(缎君衡踉跄走入,留下一路鲜血)

质辛:还不快去!

缎君衡:魔者。(呛咳两声)

质辛:吾说过,叫我质辛。黑色十九呢?

缎君衡:你放心,吾能将他从地狱中带回,就有办法让他平安活着。只要吾还有一口气在,

吾……(倒下,质辛冲上前接住父亲)吾说过,要你放心,所以吾回来了。质辛,你答应为父,好好保护自己,鬼道能救回十九,为父却再也没有能力为你重新收集一次佛厉双元了。(晕了过去,质辛一把抱起)

质辛:你——住口——(化光往冥池)

紫述儿:恩公,缎某他一直吐血,他不会死吧?

质辛:吾不允准,谁也夺不走他。

缎君衡:紫述儿,还有,质辛。

质辛:是谁伤你?

缎君衡:不碍事,这只是交易,十九已经没事了。而吾,这身灵能尚在,便能继续支撑,你

不用为吾担心。

质辛:哼,述儿,替吾看住他,不准让他离开冥池。(转身离开)

紫述儿:惨,美人恩公真生气了,不过,缎某你别怕,他生气是因为很担心你和黑色十九,

我不会看错啦。

缎君衡:哈,吾知晓。

 ……

质辛:救的代价沉重如此,为什么,你能决定得义无反顾?这就是父子吗?父与子。(扶住额头,被封印的破碎记忆隐约浮现)

不明的郁结,是对亲情的感慨,却也是冥冥中,另一份遗失至亲的悲痛。

 

缎君衡(抚琴):蹈海攀天百不辭,茫茫只替後人悲,遑論宿疾三年艾,剩誦繁霜正月詩,號壁蛩蟲聊複爾,負轅牛馬待憐誰,湘累尚解酬漁父,醒醉何曾到此時。

质辛出现:为何不在冥池养伤?

缎君衡:吾灵能未竭,无妨。

质辛:哼,你躯体生机已尽,一身灵能又能凭恃多久?

缎君衡:放心吧,吾虽不惧死,却也不会放弃求生。

质辛:吾讨厌你之自负,更讨厌方才那首诗。

缎君衡:哈,你年少时,也曾说过相同的话。

质辛:哦?

缎君衡:当年吾教你学诗,你却说,大丈夫应当治经史、明圣人心,研兵法、提三尺剑,岂

甘作此秋虫吟。

质辛:秋虫吟?哈,那吾现在补充一句,后人有后人的造化,你只要管好自己,其余无需多

操心,包括中阴界。

缎君衡:是吾请述儿查探中阴界地气状况,你勿责怪她。

质辛:还放不下你的王吗?哼,你若更早与他决裂,不曾包揽一切,十九也未必会落进鬼荒

之手。

缎君衡:(轻叹一声)吾曾为王讲学半年,那时我就知道了,君臣间绝难善终,但中阴界是

吾不能推卸的责任,你与十九,都是受吾所累啊。

质辛:停——!现在中阴界地气已变,不需要人为疏导,今后,吾要你与中阴界再无关联。

缎君衡:红潮之祸未息,消除两界对立,将是吾最后的责任。还有你质辛,是吾将你带入这个漩涡,吾一定要亲手带你远离,你是唯一能操控红潮的人,如何运用这个筹码,将决定你来日的祸福。

……

缎君衡:质辛,吾能自己走。

质辛:(搀扶)你走得太慢了,哼。

 

(缎君衡坐在质辛王座上看书,突然天之厉入,缎君衡言说质辛绝不会再和他合作。)

缎君衡:刚正向善,是人性中的光明,绝非杀戮所能斩除。如此暴虐,取天下奉一人,就算

一统天下又如何?

邪九世:哈,你可知高压下的怀柔、重威之下的薄恩,乃是人性吊诡之盲点。强威之下的和

平,难道就不是和平,不是乱世黎民之向望吗?哼,吾真希望你能捡到吾统一霸业的一天。

缎君衡:哈,唯和能平,唯平能和,所以正之以政,推己及人,才是真正的长治久安。

质辛:够了。(带着紫述儿出现)

天之厉:你终于肯出现了,吾正在等你的答案。

质辛:你的战争,吾不会再参与。你若败,修罗鬼阙可以庇护你;你若死,吾也会亲往一唁。

天之厉:吾一向珍惜自己的眼光,若要反目为敌,吾会比谁都痛苦。哼。(转身离去) 

质辛:方才口若悬河,现在为何不说话?

缎君衡:该说的我都说了,事实证明,你有听进去。

质辛:缎君衡,此次你自作主张,吾暂不追究,但不准再有第二次。吾足下的路,不准任何

人左右。

缎君衡:吾不准、吾不允,质辛就不会讲其他的话了,哈哈哈

 

缎君衡:你要去哪里?

质辛:意琦行与邪九世决战,已传遍天下。吾曾允诺邪九世,他若死,吾会前往一唁,所以

这场战吾必须前往一观。

缎君衡:万万不可。此战必然牵动各方目光,你若在场,等于是授人于柄,容易使人误会你

与邪九世的关系。

质辛:那又如何?无人能阻挡吾之脚步,你也不例外。

缎君衡:若你执意前去,那就让吾跟随。

质辛:嗯——

修罗鬼阙之内,缎君衡受困冥池,无法脱身。

缎君衡:厥功济万灵。(破阵失败)还是不行,再来——衡玑度天阙。(内伤发作)

紫述儿:缎某,你不用再试了,恩公的术法你解不开啦。

缎君衡:述儿,你来帮我,往巽位发一掌,我必须离开。

紫述儿:我不敢,恩公这次有警告,绝对、绝对不准听你的话,你乖乖养伤,别让我为难啦。

缎君衡:邪九世这场战莫名风传天下,若说事出无因,吾绝不相信。质辛执意前往,实在太

过任性,更以术法为困,不准吾随行。臭小子,你的术法是我教你的,我就不信我破不了!

(低咳两声,缎君衡继续施法)

 

(缎爹要去黑狱,为了消灭红潮受伤的质辛想跟随)

缎君衡:黑狱之行,为父一人足矣,至于你嘛,重伤昏迷,必须尽快回鬼阙治疗。

质辛:你说什么,我并无重伤(说完倒,被缎君衡接住)

缎君衡:你看你已经重伤了。

质辛:你要做什么。

缎君衡:哈,为父这一手点穴的功夫,平常人是看不到的,你先平心静气听吾说完。

质辛:快说。

缎君衡:为父一有一计,也许能与黑狱化解冲突,但需要你配合,伪装重伤,先回鬼阙。

质辛:有吾在,不准你赌命玩命,吾不会让你独自前去冒险。

缎君衡:笨儿子啊,你若有为父一半的聪明就好了,正所谓以退为进,我们的目的是争取安然脱身的机会,不是要去和人拼命,你不用担心。

质辛:总之,吾不准

缎君衡:你现在只能任我摆布,已经没有做主的权利喽,哈。(把质辛头、手包扎得很厚)这样应该够了,对了,记得把眼睛闭上,你是重伤昏迷,不是死不瞑目

质辛:你——!(妖王入,缎君衡合上质辛眼睛)

……

缎君衡:等你到苦境,穴道便能解开了,但那时候,吾也已经进入黑狱,所以回去的路上,你不可妄动,更不可回头,以免事迹败漏,为父老命不保,你也难脱不孝子污名。

质辛:缎君衡,你最好是活下来,否则九泉之下,吾一定会找你算账

缎君衡:对为父没大没小,你真是不孝子啊。

(缎君衡离开,质辛慢慢地把头上掉落的纱布包上去)

 

救质辛(刀剑春秋缎爹一直在救人……)

剧集:霹雳惊鸿之刀剑春秋8

 

质辛:你……不该来。

缎君衡:别说话了,快封印命宫,调和灵息。

质辛:(轻笑)吾不会……倒下……(昏迷在父亲肩上)

……

原罪判舍之恨,父兄守护之情,回归本源之愿,破灭空无之殇。失落的记忆,一一回流,直到最后——

缎君衡:吾儿,能救你,吾心甘情愿。这是为父欠你的,为父只希望,你能活出自己的人生,珍惜你的未来。

质辛:啊。(从昏迷中醒来)

妖怪甲:哇,缎国师说你应该这个时候会醒来,真是猜的很准。他还说你的三元失衡,只能先以控灵术稳定功体。

质辛:缎君衡呢?

妖怪甲:他用控灵术救你之后,就很累、很累,睡去了

质辛:在哪里,吾要见他。

妖怪甲:啊,好吧,我带你去。

一入眼,竟是缎君衡冰冷断息之躯。

魔皇:啊……缎君衡,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?你方才说——

妖怪甲:是在睡没错啊,只是不知道会不会醒来。

魔皇:住口——!

妖王(入):生气也无用,如你所见,他维持生命的灵力要耗尽了。

质辛:耗尽灵力?是为了救吾。唉。

妖王:他叫我转达你,你护身的红潮是最后的保障,无论什么情况,绝不能轻易退让,既然事态有变,你的应对也要改变。他相信你的能为,还有,不用担心他,好好活下去,他就再无遗憾了。

质辛:再无遗憾?!哈哈哈哈哈。(呕血)缎君衡你太天真了,这些无聊的话,除非你亲口对吾说。否则,吾绝不听!

妖王:你要带他去哪里?

质辛:鬼阙冥池。

 

(质辛来到缎爹房间)

紫述儿:恩公,我叫你去休息,你怎么会走到缎某的房间来了。

质辛:原来这是他的房间,吾第一次来。嗯——

紫述儿:缎某他以前不眠不休,在担心红潮,最近更是多方研究,来确认中阴界种种状况,都不再需要王室功体维持,有时候还坐整晚,只是出神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质辛:嗯?(走到桌子旁,取出当年背诵过的经书,以及一封信)

信:汝幼时遵吾言自解缚,不料今日,竟是为父累你缚你。吾儿,若吾只是寻常父亲,你与十九,或许就能安稳至今。

质辛:(握信的手指用力捏住信纸)他一直记得过去,但吾却忘了这么久。

紫述儿:恩公。

质辛:这些书,我都曾背过。我有很多年没背给他听了。(眼泪滑落,滴落手中信纸上)

 

买青菜

剧集:霹雳惊鸿之刀剑春秋14

 

(鬼阙之内,缎君衡手持妖元,正在一试调和之力。质辛睁眼)

缎君衡:妖元效果不错,只可惜太少,无法根治。

质辛:述儿已经去找颠不乱的下落,但既然此人失踪已久,玲珑族对苦境世情也不熟悉,只怕徒劳无功。

缎君衡:无妨,此事吾会另设法,放心吧,为父无所不能,绝对能医好你

质辛:无所不能是吗?那你可知晓,吾带了什么消息给你?

缎君衡(摸下巴):嗯?

质辛:据述儿查探,黑色十九出现在苦境之后,便直接去中阴界定居,吾已经亲自去探视过了。

缎君衡:啊,十九。当时为了避免阻碍他复原,吾不敢留下任何讯息,本以为此生无法再见他了。他现在如何?

质辛:他过得很好,以猎杀恶鬼凶兽为业,与你以前一样,但他所住的地方很干净,不像你那间破破烂烂的逍遥居

缎君衡:那是被烽火摧残才会这样,它原本是堪比王宫呢。能将牢房改成皇宫,天下间也只有为父有这种本事啊。

质辛:哦?那为何皇宫之内只堆放无用之物?(手一挥,桌子上出现数样孩童玩物)

缎君衡:这些……竟然还存在。

质辛:无聊的东西,也只有你会视若珍宝,还特别从缎府带到逍遥居。

缎君衡:(轻叹)小娃儿翅膀硬了,只想远走高飞,为父怕跟不上又怕孤单,只好将这些留着,作为思念。

质辛:我……抱歉,当初不应该不告而别。

缎君衡:笨小子,连为父的笑话也听不出来。换做十九,一定会骂吾无聊。好了,别再自责,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,就好像,我绝不会跟述儿说,某人周岁典礼时,在众目睽睽下,无视所有的物品,只咬着一只鸡腿不放。

质辛(矢口否认):这么久远的事情,我记不得了。

缎君衡:我有说是你吗?

质辛:缎君衡,与其废话,不如思考未来退隐的计划吧。逍遥居破损甚多,难以居住,你要想办法处理。

缎君衡:逍遥居虽毁,为父能再造。你与十九安然,才是最重要的。逍遥团聚的日子,看来也不远了,只可惜……

质辛:可惜什么?

缎君衡:可惜鬼阙之内,没酒没肉也没鸡腿,这是要为父怎么庆祝呢?

质辛:你去休息,吾很快就回来。

缎君衡:哈哈,一点就通,不愧是最善解人意的小质辛。

质辛:别得意!吾是去买青菜,只买青菜。

 

 

弹琴舞剑(老夫聊发少年狂,糖里掺了玻璃渣)

剧集:霹雳惊鸿之刀剑春秋15

 

质辛:玉斧画疆,金瓯拓地,往事凭谁说,剩秋梦里,一旗残照明灭,唉。

缎君衡:激昂之音却蕴悲凉,质辛,你又想起魔族旧事了。

质辛:当年吾一统魔族,开创霸业,满心以为,吾族万世安稳将由此开始,但,唉,顽铁虽未易其性,但到了末路,竟不如铅刀一割。

缎君衡:痴儿啊,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但是否低头认输,选择仍在自己。

质辛:那你呢?只因曾经斩鬼落败,便立誓不再握剑,这难道不算低头认输吗?

缎君衡:吾虽嗜剑术,但诛鬼镇邪,更需要术法,吾认输是为了更重要的坚持。而你,相信也早有觉悟与承担了。

质辛:没错,吾可以输,但吾绝不低头

缎君衡:好啊,倔强到底,这才是吾儿。来!

拂袂当风,挑琴对月,运掌之间,只闻剑声铮然。

质辛:幻梦灵琴。

缎君衡:为吾援琴如何?为父今日破例,为你再握此剑。

质辛:哈,奉陪!

泠音清朗,剑气幽玄,父子之间默契潇洒,一时旷绝。

缎君衡:万事几时足,日月自西东,无穷宇宙,人是一粟太仓中。

质辛:你之狂傲惯於内敛,不轻易示人,但今日既已执剑,何不一展睥睨四海之本色?

缎君衡:醇哉琼浆,千年之酿,要见为父真本色,那你之琴音,也需要奏得出吾胸中这一片丘壑啊!

质辛:硬语盘空,风云开合,可当百万师,哈哈哈。白发空垂三千丈,一笑人间万事。

缎君衡:不恨古人吾不见,恨古人,不见吾狂耳!

质辛:果然一滴都不剩,痛快!

缎君衡:痛快!为父已经很多年,不曾这样尽兴了

质辛:你醉了。

缎君衡:缎某千杯不醉,才一坛酒,哪有可能让吾醉呢?

质辛:又在逞强,哼。

缎君衡:质辛,这就是咱们的逍遥居,你看如何?魅生丫头在煮晚餐,这香味闻起来,应该是卤鸡腿。

质辛:别再说那两字。

缎君衡:质辛,十九在浇花,去叫他回来吧!记住哦,千万不能让他知道那种子根本种不出花,是吾骗他的啦,哈哈。

质辛:放心,我一定会跟他说。

缎君衡:质辛,有你在身边,为父很高兴,很高兴

质辛:我……唉,对不住,吾必须离开了,吾不能连累你们。父亲,保重

 

 

战魂不朽,吾皇千秋!!!

剧集:霹雳惊鸿之刀剑春秋15

 

人迹远走,孤影寂寥,悲风空谷下,只余颠狂的笑声。

质辛:厉佛之秽,乱吾一生,够了!这可笑的宿命,就到此为止吧!过去未来,空无所有,

唯剩当下,当下,由吾主宰

末路至痛,狂中蕴悲,抗天之心,炽然如沸,魔皇气运全身百骸,一点一滴,寸剐体内佛元。

质辛:世不容吾,吾抗世逆行;天不容吾,吾以天为仇;命不容吾,吾以血破命!复吾面目,现吾本真!

双元俱灭,无上魔身乍现蜕变,一身不屈,逆天之狂,风雷异象,宛如慷慨悲声,直诉苍天。

质辛:吾未生时,战火连绵,吾生之后,连绵战火纵然魔族荣光,早已湮灭史册昏黄但

魔之骄傲,绝不容跪落尘埃。吾意已决,只因吾是魔族之皇。

(缎君衡荒野奔驰)

缎君衡:战云界、魔皇陵……质辛,等我

(堪堪接住质辛倒下的身躯)

质辛:吾记得初生第一眼,是惨白无心的月,面前人景变幻,耳畔杀声无止,徨徨恐惧,直到遇上你,在你怀中,方能安稳入眠。父亲,质辛不孝,累你百般辛苦,更受这死别之殇,吾不敢求你谅解,只愿,轮回路近,来世有缘。咱们父子,再见

潇潇寒雨,寂寂荒墟,是椎心惨痛,更是无尽悲凉。

缎君衡:质辛,撑住。

质辛:父亲。

缎君衡:这麼大的事情,为何不与吾商议?为何要行此极端?这世上岂有为父解决不了的难题?

质辛:父亲,你有你的执著,吾也有。无愧本心,是你一直教吾的做人道理。

缎君衡:双元离体,你必定痛苦难当,忍住,吾一定会救你!

质辛:此身虽苦,但此心,却是快然安稳仇不再,恨已舍,谁说命运不由人

缎君衡:痴儿,痴儿啊!

质辛:吾身将灭,这一次你挽不回了,答应吾,为吾珍重,待来生、来生……

缎君衡:为父魂随身灭,岂有来生,你是吾最后的牵挂,你若死,吾独活又有什麼意义?

质辛:……对不起。

缎君衡:不用道歉,你没错,错的是天,是命!

质辛:快离开,吾躯将散,魔气迸发会伤害你。

缎君衡:我不放手,我要陪你,这是我最后能为你的做的。

不愿放松的双手,却阻止不了怀中逐渐冰冷的温度,死别眼前,父子深悲,恨天无语。就在两人绝望之刻,忽然,魔气四溢,引起冥冥中莫名神异。(他化、断灭还有在圣魔战争中死去的魔族人,一一以灵体的方式出现在眼前。)

缎君衡:这是,万魔来朝?!

魔城众:战魂不朽,吾皇千秋!战魂不朽,吾皇千秋!战魂不朽,吾皇千秋!

质辛:是你们。

他化阐提:战魂不朽,吾皇千秋

穿越时空的召唤,永垂不朽的战魂,再造希望与恢弘。

缎君衡:修罗鬼阙!

战魂不屈战意,鼓荡皇陵远古魔能,竟与鬼阙冥池异力交感,突破空间限制,重叠归一。

缎君衡:冥池,难道这就是战魂不灭之秘?

他化阐提:吾等将重入沉眠,请你,一定要救回他!

战魂重眠,魔能暴涨,黑暗之力逆天抗命,重现生机。

质辛:他化、断灭。

缎君衡:太好了,有此魔能,你有救了。质辛,吾问你,你,可愿继承吾之血脉

质辛:求之不得,但你问这做什麼?

缎君衡:你有此心,那就够了。化血借灵,敕!

质辛:你做什麼?吾不准你再伤害自己!

缎君衡:这是吾唯一的私心,受吾血脉活下去,至少在这个世上,还能有吾存在过的痕迹。质辛,你躯体虽然溃废,但凭你控灵天赋与吾灵血辅助,便能在魔能中,修补血肉而重生。

质辛:你,答应吾,等吾归来

缎君衡:等你归来,好让你再将我灌醉吗?十九平安,你也平安那就好了,吾这个父亲,看

来还做得不错。

质辛:到时候,吾要你为吾,见证一切新生。

缎君衡:到时再说吧,笨小子,失而复得的生命,更值得珍惜善待,走好此生的路,这是为

父对你的期许。吾欣见未来的你,拥有真正的自由,睡吧!

质辛:吾知这是永诀,吾什麼都做不了,只有能牢记你所有的心愿。父亲,不孝子质辛,

永远都是你的血脉、你之儿子

缎君衡:魔能共鸣,鬼阙也将沉眠,至少,还有它能陪你。留到最后,注定你要痛到最深,吾儿。

 

巍巍鬼阙,汩汩魔血,曾以战抗暴,争一族之存,曾惑於武勇,因战而戮生,是耶非耶,白骨丘山,都付今日沉埋。

紫述儿:恩公说过,他们魔族有一个流传千年的传说,当鲜血染遍大地,土地上,将会开出美丽的花朵。我相信恩公,一定能平安归来。

缎君衡:一定会。

 

 

纵使相逢应不识(再遇十九)

剧集:霹雳惊鸿之刀剑春秋17

 

葬云霄:但你的身体还没痊愈,又要去哪里?

缎君衡:我的家乡叫做中阴界,那是吾一生的记忆,吾——该回去了。望你尽早恢复,小友,不必挂心于吾。(一声轻笑)哈,人生到处如何似,应似飞鸿踏雪泥。泥上偶然留指爪,鸿飞哪复计东西。

(中阴界一个普通的村庄外)

缎君衡:据质辛所言,十九住在这个附近,与乡民相处的很好。嗯。

(有两个孩童走近)

孩童一:小弟,我们要是每天练功,以后就能跟独臂阿叔一样厉害,一剑就能够杀死凶兽了。

孩童二:好啊好啊,咱们一起练,一起变强。走,咱们来去花园等独臂阿叔,他等一下一定

会去浇花。

(缎君衡目送两名孩童远去,此时,黑色十九由远及近走来。缎君衡转身,看到十九,神色

有一瞬的失常)

缎君衡:啊,你——

黑色十九(停步):嗯?

缎君衡:步态沉雄,气质肃杀,你就是村内孩童所说的独臂阿叔吧?一剑能杀凶兽,当真不凡也。

黑色十九:多谢称赞。天色将晚,附近有恶鬼出没,先生不宜逗留在野外。

缎君衡:多谢提醒,但老夫我岂会怕鬼,反而是鬼怕我才是。(轻咳数声。十九上前扶住缎君衡,伸手放在他左手上。)

黑色十九:小心。啊,你的手为何这么冷

缎君衡:吾……只是受了风寒,不碍事,多谢关心。

黑色十九:嗯,酒能驱寒,对你有益,先生若不弃嫌,吾这壶酒便送你。(解下腰上悬挂的酒壶递到缎君衡手中)告辞了。

(转身离开后,黑色十九的脚步微微停顿,望了一眼缎君衡的方向,随后继续前行)

空白的记忆,不存的过往,心中莫名疑惑,就在转身之后,一一失落风中。

(目送十九离开,缎君衡低头,举起手中的酒壶闻了闻酒香)

缎君衡:啧啧啧,想不到这个傻小子,竟然也喝这烈酒。(轻笑)想当初吾落魄流离中阴界,躯体初成却又多病,幸赖百姓分食救饥才能存活,此中点滴,吾终生不忘。十九,你能回归这片土地,为这些百姓一尽心力,为父很高兴,很高兴啊,哈哈哈哈

 

 

退场

剧集:霹雳惊鸿之刀剑春秋17

 

兵燹劫灰之下,乱石败墟,悄对残阳,只余一片沉寂。

(缎君衡走到倒落的刻有逍遥居三个字的石碑边上,伸手轻抚碑上血迹)

缎君衡:血迹已干,惨痛却仍在,幸好红潮已灭,已无外患。但愿吾界日后安然,子民永无此痛。吾此生囹圄,在境遇与肩上之责;但最恣意痛快之处,也在于当事不让,有所必为。你若知,当为吾会心一笑。

(原来逍遥居的石碑背后,原是“绝境天牢”四个字,但在四字之上,画了一个红色的大叉)

缎君衡:绝境天牢,是吾任性,委屈你做了多年的逍遥居,但大鹏一举,高标绝尘,不受鴳雀之哗讙,算起来这个名也未曾负你。来,这壶酒咱们一起喝吧,多谢你多年来的相伴。(揭开酒封,左手一翻取出水晶骷髅杯,将酒倒入。)山川无恙,牵挂之人无恙,你也无恙,这就够了。

(他将壶中剩余的酒倒在逍遥居石碑之前)

缎君衡:至于吾,轮回路断,天地之间,再无吾之存在,不在,就无从挂心,上苍待吾仍是不薄啊。

(说完此句,缎君衡举起酒杯饮尽杯中酒,随即盘膝而坐。)

缎君衡:既是尽头,便该终曲,以此余音长揖世间,也是一快,哈哈哈。

(缎君衡将骷髅杯往地上一放,复又取出幻梦琴架在膝上,长笑数声)

琴声旷远,身心悠然,一生之路,融心于琴,似诉似忆。

缎君衡:抱褐金门樗散材,屠龙有技半堪哀,悲欣谁肯凭时命,得失天教掷劫灰。安稳溪山付家国,纵横枰局饱风雷,了无一欠平生事,尘土斜阳尽此回。

呜咽回风,尘散天地,无数过往,无尽未来,共烟云灰灭。身,随遇而安,心,无负所择。一琴一樽,是遗向此世的最终见证,从此以后一切不存,再无人能说平生。

(自此,灰飞烟灭)

 

 


评论(12)

热度(153)